歲時紀

雜食系不AU會死星人
專業傻白甜#巴掌
不定期瘋癲發作

茨酒-遲到的釋字748賀文


#現代paro
#引用歌詞出自 Major Lazer (ft. Wild Belle) - Be Together






 


「摯友,跟我結婚嘛……」參加完本月第三對新人的婚禮後,茨木在回家的路上不知第幾次向酒吞提起這個要求,而酒吞的回應只是點起一支菸,然後把茨木湊近的臉推開。

「吵死了,不要一直提,煩不煩?」酒吞從口袋裡翻出住處的鑰匙開門,在喜宴上早已喝到半醉的茨木則是用額頭抵著酒吞的肩胛處磨蹭著,一邊嘟嘟囔囔的說著要讓酒吞一輩子幸福的醉話。

「你的酒量不是早就被我磨練的很好了嗎?到底是真醉還是在借酒裝瘋。」酒吞冷哼一聲逕自進了門,也不去管瞬間失去平衡的茨木是否有可能跌倒,隨手將鑰匙串扔進玄關處的陶碗內,然後走到吧台後開了一瓶酒。

茨木揉揉撞上門板的額頭,沒有湊過去要酒吞安慰,他走到客廳去啟動音響設備,女歌手慵懶甜美的歌聲唱著:「Baby I'm yours, baby I'm yours……」

「不跟我結婚,至少跟我跳支舞吧。」茨木繞到吧台後伸手用力扯酒吞的手臂,杯中上好的紅酒就這麼為酒吞襯衫的新式樣花紋做出貢獻,浸在左胸上的污漬殷紅像一朵盛開的血花。

酒吞皺眉任由茨木將他拉到客廳,然後單手被握緊,腰上環著茨木另一隻手臂,兩人的身體貼得極近,近到酒吞在呼與吸之間的短暫停頓時都能聽見茨木劇烈的心跳聲。

茨木領舞的技術極差,兩人磕磕絆絆的好不容易才把整首歌跳完,期間若不是茨木踩了酒吞的腳,便是酒吞轉錯方向不小心幹了茨木一記拐子。

兩個人就在沒有開燈的客廳裡互相擁抱,緩慢而僵硬的舞著,清涼的滿月在落地窗外悄悄窺探,成為兩人奇怪舞蹈的唯一觀眾。

一曲尚未播完,昏昏欲睡的茨木繞在酒吞腰上的手已經有些鬆落,酒吞趁勢將他整個人摔到長沙發上,幾乎是在躺平的瞬間茨木便睡著了。

酒吞踢了踢掛在沙發扶手外頭的茨木的長腿,對方沒有反應,他扯下身上被紅酒染污的襯衫隨手往垃圾桶扔,然後轉身收拾起吧台後潑了一地的酒漬。

隔天早上茨木是被太陽曬醒的,他睜眼後習慣性的第一個反應便是尋找酒吞的蹤跡,看見酒吞就坐在餐桌後頭享用早餐,茨木露出安心的微笑,然後抬起左手想喊酒吞,卻發現自己的手上似乎有個什麼東西在閃閃發亮。

茨木仔細一看,只見自己的左手無名指上不知何時被套上了一個白金戒指。

「摯友,這是……」

「醒了?過來幫我戴上吧。」酒吞從手機螢幕上移開視線對著茨木說道,然後在滿臉傻笑搖搖晃晃湊近的茨木手心放上另一枚相同款式的戒指。

评论
热度 ( 25 )

© 歲時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