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時紀

雜食系不AU會死星人
專業傻白甜#巴掌
不定期瘋癲發作

茨酒-蜂蜜蛋糕

#茨酒
#校園paro
#酒吞餐旅系設定w茨木大概商學系吧(。
#復健中,隨便寫寫






一目連收好上課用的背包後,在離開宿舍房間前,他習慣先看看窗外確認天氣,接著他便毫不意外的發現宿舍樓下又站了一個有著一頭蓬鬆銀髮的男人,一雙黑金色的眼睛不停地朝他們這間寢室的窗戶望,一不小心一目連就和茨木可憐巴巴的眼神對上了,再看窗外艷陽高照的天氣,如果讓茨木繼續傻站下去,他很有可能會中暑。

基於愛護學弟的心態,一目連在心中對室友酒吞暗暗道了歉,然後揮手示意茨木上樓,兩人最後在樓層電梯口相遇。

「門沒鎖,別跟酒吞說是我放你進去的。」明明酒吞離他好幾個房間遠,但一目連還是生怕酒吞聽見一樣不自覺的壓低聲音交代著。

「好的學長,學長再見。」話聲還沒落地,茨木早已往酒吞的寢室狂奔而去,速度快得一目連都來不及應聲再見,一目連苦笑搖搖頭,隨即進了電梯。

茨木進門時,酒吞還裹著毛毯躺在鐵架床上沉沉睡著,寢室內冷氣開得很低,突然的冷熱交替下茨木忍不住打了個噴嚏,隨即就看見被毛毯掩蓋住大半的紅色腦袋動了一下,然後朝柵欄外探頭看了一眼。

清醒時總是眼神銳利的紫眸此刻顯得有些迷茫,他直勾勾的盯著茨木看了許久,像是沒認出他來般沒有任何反應。

「摯友。」茨木揮揮手,「我可以上去找你嗎?」

「嗯……」還沒完全清醒的酒吞有應聲,隨即反應過來,「不行,給我下去。」

「咦?可是摯友剛剛明明答應我了。」梯子都爬到一半了怎可中途放棄,茨木仍舊不顧酒吞的反對逕自上了鐵架床,不想躺在床上處於太被動的姿勢,酒吞裹著毛毯坐起身來。

「你來幹嘛?」

「來接摯友去上課啊。」

「不用,本大爺今天要翹課在宿舍睡一整天。」酒吞不耐煩的狠瞪一目連的床位,都怪這傢伙多管閒事把茨木放進來,這下可好,有個這麼吵鬧的傢伙他這一覺是完全不用睡了。

「摯友,這個送你。」完全選擇性忽視酒吞的話,茨木興沖沖的遞出手裡簡單用緞帶裝飾的綴滿細碎黃花的樹枝。

「這是什麼?」

「龍眼花,我剛剛在樓下折的。」

「……那棵樹可是舍監的寶貝,你居然敢隨便亂折。」

「有什麼關係,反正他也沒看到,摯友也要替我保守這個秘密喔。」茨木笑著對酒吞眨眨眼,金色瞳孔裡似有碎星般的亮光。

「為什麼送我這個?」

「摯友不喜歡花吧,可是我覺得龍眼花就不錯啊,聞起來甜甜的,有蜂蜜的味道。」

「那你怎麼不乾脆送我一罐龍眼蜜算了。」酒吞翻了翻白眼。

「好啊,只要是摯友想要,就算是天上的星星我也會去摘給你的!」

「我不需要那種東西,快滾去上課!」

一腳踹走還戀戀不捨抱住他小腿撒嬌的茨木,酒吞隨手將樹枝往自己的桌面一甩,然後拉起毛毯蓋住頭繼續睡回籠覺。

幾天後,酒吞找到茨木正在上課的教室,站在窗外等著茨木下課,而早早就注意到酒吞出現的茨木幾乎是在鐘聲一響的時候就立刻衝出教室。

「摯友!」

「給你。」酒吞將大尺寸的玻璃保鮮盒塞進正想撲上來抱他的茨木懷裡,茨木只能乖乖接過。

「這是什麼?」

「蜂蜜蛋糕。」

「對了,我記得摯友今天早上的課表的確是安排烹飪課沒錯。」

「不要背我的課表行不行啊。」酒吞皺眉。

「我沒有特別背啊,只要是跟摯友有關的事,我通通都記得一清二楚。」茨木一邊說著打開了保鮮盒,其他聞到香味紛紛湊過來表示想分一點蛋糕的人全都被茨木齜牙咧嘴的趕開後,茨木連忙趁隙拈起一塊蛋糕大嚼。

「好吃嗎?」

嘴裡塞滿食物的茨木只能連連點頭。

「那也讓我嚐嚐味道。」酒吞湊近茨木的臉,柔軟的舌尖輕輕掃過茨木沾著蛋糕屑的軟唇。

评论 ( 4 )
热度 ( 29 )

© 歲時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