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時紀

雜食系不AU會死星人
專業傻白甜#巴掌
不定期瘋癲發作

喬葉-按摩

回程的路上,興欣一行人亂哄哄的上了陳果租的小巴士,三位女孩佔據了後排的位置,其他人隨意揀了自己覺得舒服的位子坐了下來,只有喬一帆臉上紅撲撲的,站在葉修的位子旁邊像是有話要說。

正盯著窗外左手無意識的往口袋裡掏菸的葉修在車窗上看見喬一帆略顯局促的表情,這才想起車內禁菸這回事,他回頭對喬一帆笑了笑,將手指抽出來擱在自己腿上。

「抱歉啊,小喬。」

聽了葉修這句話,喬一帆紅著臉搖搖頭,卻也沒有要離開的意思,磨蹭老半天總算擠出「想跟前輩請教戰術」這句話,最後終於順利的佔據了葉修身邊的座位。

對於少年懷春那複雜而敏感的心思,葉修完全沒有察覺、更不用說要去理解了,對於喬一帆堅持要在這種時候請求指導的行動,葉修也只當他是個勤奮上進的好孩子,不願放棄任何可以用來學習的時間,待喬一帆一坐定,葉修便開始講解前幾日他們搶過的BOSS以及戰術運用。

喬一帆雖是認真聽著,但大部分的注意力都停留在葉修在半空中揮舞的漂亮手掌,近乎著迷的盯著那纖白的指頭變化出各種手勢。

沒有實戰演練的講解再精彩也不過只是紙上談兵,葉修很快的注意到喬一帆的分神,於是拍了拍他的肩膀讓他休息,自己也闔起雙眼往窗玻璃上一靠。

窗外的燈光照在葉修臉上忽閃忽閃的,將他白皙的皮膚染成各式各樣的顏色,喬一帆忍不住多看了幾眼,又怕葉修突然醒來會注意到他的異樣,他將注意力轉移到車廂內眾人的動靜,原先還吵鬧的不行的女孩們以及老魏和方銳幾人全都已經睡成一團,就連總是精力旺盛的包子也蜷著長長的手腳縮在椅子上睡著了,算算車程大概還需要一個多小時才會到家,喬一帆調整了舒服些的姿勢後也閉上眼很快的入睡。

睡夢中的喬一帆是被那突然撞到自己肩上的重量驚醒的,他微側過頭便看見葉修毛茸茸的腦袋就擱在自己肩窩,隨著車體的搖晃輕輕晃動,葉修似乎睡得很沉,就連這麼大的動作都沒能讓他醒過來,如此近距離的接觸讓喬一帆的耳根又淺淺的泛起一層薄紅,柔軟的黑髮輕輕搔著喬一帆的脖子,他怕癢的掙動了一下,而葉修卻皺著眉發出了一聲輕哼,嚇得喬一帆絲毫不敢再有其他的動作。

待葉修的呼吸重歸平穩之後,喬一帆小心翼翼的調整位置好讓葉修能有更舒適的睡眠品質,一直到他們到家為止,喬一帆都維持著不甚舒坦的姿勢被當成枕頭枕了一路。

下了車後,幾位男士自覺的替女孩們將行李拎進屋裡,只有葉修站在門邊叼著菸,一臉事不關己的模樣,就在喬一帆單手拎著背包另一手還不住的揉捏自己的肩膀從葉修身旁經過時,葉修眼尖的看出些異樣,於是他對喬一帆招了招手,然後看著他滿臉疑惑卻還是聽話的朝自己跑來的樣子。

「小喬,待會到我房裡來。」

「呃?怎麼了嗎?」

「被我的腦袋壓了一路,肩膀很酸吧,我幫你處理一下。」

「沒關係的,前輩。」

「要是不來,我可就直接上你房間找你了。」

喬一帆傻在原地看著葉修慢慢走遠了,只覺得快樂的情緒慢慢從心底翻騰成洶湧的浪潮,不用確認都能知道自己臉上的表情肯定是很傻很傻的笑容,卻又帶著戀愛中人迷醉的甜。

匆匆回房擱下行李後,喬一帆按著吩咐乖乖的到葉修房裡報到去了,進了門卻沒看到老魏,只聽見浴室傳來水聲,而葉修站在房間中央,手捧一瓶玻璃罐認真閱讀著標籤上的文字,「來啦,把上衣脫了。」

話聲剛落,喬一帆就覺得自己的臉現在肯定紅的可以滴出血了。

注意到喬一帆遲遲沒有動作,葉修轉頭對他一笑,「不要害羞,趁老魏不在場,我們速戰速決。」

喬一帆幾乎用盡了所有意志力才讓自己不要把葉修極其普通的一句話聯想到糟糕的面向去,他迅速扯下身上的T恤,弄得頭髮亂七八糟的也顧不上管,只依著葉修的指示坐到椅子上,任憑葉修的手指耙梳他的頭髮,一股藥酒的香味竄進鼻尖,喬一帆隨即感覺到一股冰涼的觸感在肩頸處擴散。

「接下來可能會有點痛,忍著點。」

喬一帆點點頭,卻將全副注意力都放在葉修的手掌貼在他皮膚上揉壓的觸感,冰冷的感覺很快的轉化成一陣熱辣的燒灼感,原先的酸痛像是被這高溫燃燒殆盡般逐漸消失,舒服的讓他只想抱著葉修的手臂就這麼沉沉睡去。

「職業選手的手就是身家性命,要好好保養知道嗎?」

喬一帆點點頭,覺得心窩軟軟暖暖的。

「從前在嘉世,邱非那孩子也老是訓練過頭弄得肩膀酸痛,多虧了他才讓我學到這個技能,沒想到竟然還會在這個時候派上用場。」葉修咬著菸的話聲有些含糊,語氣裡的懷念與疼寵卻不容喬一帆忽視。

喬一帆按住葉修的手,轉頭迎向葉修有些訝然的眼神。

「前輩,我也會一直努力下去的。」

「喔,加油吧。」

「所以......」除了榮耀之外,你能不能只注視我?


评论
热度 ( 18 )

© 歲時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