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時紀

雜食系不AU會死星人
專業傻白甜#巴掌
不定期瘋癲發作

周葉-海藍

「各位親愛的來賓您好,目前閉館時間已到,如有尚在館內停留的來賓,請您隔日再行造訪本館,謝謝您的合作。」

當蘇沐橙的嗓音透過播音器迴盪在海生館的每個角落時,葉修手裡正提著宵夜緩步走在海底隧道中,雖然從監視錄影畫面上看不見有尚未離開的客人,不過在正式閉館之前,這是他每日必做的功課之一。

「葉哥,別老是吃方便麵,對身體不好。」

葉修聞言抬頭看了眼設在角落處閃著紅光的鏡頭,都讓她別隨便用廣播系統跟他拉家常了,怎麼都說不聽?

像是看懂葉修的表情,揚聲器又傳來甜甜的笑聲,「葉哥今天輪到留守吧,哥哥讓你明天休假來家裡吃飯。」

葉修點點頭,隨即擺了擺手讓蘇沐橙趕緊下班回家去,聽得麥克風被關閉的喀嚓聲後,這才安心的往他常待的老地方走。

海水透過強化玻璃映照出湛藍的波光,葉修在白鯨展覽館的走廊上早已鋪好一床棉被以及摺疊式的小圓桌,他撕開方便麵包裝往裡頭沖熱水,隨意點上一根菸後悠閒的看著玻璃隔牆後的白鯨在水裡悠然的遊蕩。

而就在下一秒鐘,他所看到的畫面讓他一不小心嗆了口菸猛咳了一陣,葉修顧不得喉頭一陣陣的疼,連忙走到玻璃牆邊想把眼前的景象看的仔細些。

他沒有看錯,在白鯨的身邊真的有個男人正赤著上身與牠平行共游,葉修快速回想今日的工作日誌,上頭並沒有登載關於這隻白鯨的特殊照護事項,為什麼這個人會在這個時間點出現在這裡?

葉修皺起眉頭,而那人卻渾然不覺有人正注視著他,勁瘦的腰部一扭在水中硬生生的打了個轉折,雙臂優雅快速的划動,隨即追到正開心的和他玩耍的白鯨身側,繞著牠又游了一圈後,男人總算是注意到了葉修的身影,他停下嬉戲的舉動,開始往葉修的方向游了過來。

那人滿頭烏黑的短髮像水草一樣在海水中悠然搖擺,卻遮不住那張俊秀的臉龐,葉修認出他就是上週剛來報到的新任保育員周澤楷。

幸好是自己人,沒事沒事。

才怪!

葉修抬手輕敲玻璃,勻稱白皙的指節映著透明的藍色波紋像是撒滿了細碎的魚鱗,有種特殊的美感,玻璃那頭的周澤楷微微一笑,也跟著伸出手貼上玻璃,就像是想要穿透那厚重的牆面握住那隻手一樣。

但葉修很快的抽回手,對周澤楷比劃了個手勢。

十分鐘之後,葉修與還頂著一頭濕髮的周澤楷就站在中控室裡大眼瞪小眼,那件被水浸透緊貼在周澤楷上身的白色運動衫透著些許肉色,並且將他性感的肌肉線條很好的勾劃出來, 葉修有些無言的看著對方,既然他不怕露,他當然也不怕看,只是在接近深夜的時段在辦公室裡上演這幅讓人浮想連翩的場面還是讓人有些尷尬。

周澤楷還是笑,完全不理解葉修腦子裡那些亂糟糟的想法,被中央空調的冷風一陣陣撲在身上似乎也不覺得冷,只沉默的等著有人先開口。

兩人就這麼對視了一會,直到葉修頓悟了如果他一直不開口,他倆可以就這麼一直安靜對望到天荒地老為止。

「小周,是吧?」

周澤楷點點頭。

「今天不是你值班,不回家還留在白鯨館做什麼?」

「游泳。」

「我知道,我是問你跑到白鯨館的水箱裡做什麼?」

「小白、喜歡。」

葉修又被周澤楷的省話技巧堵了一次,嘴裡的菸被上下兩排牙齒磨了磨滲出些許苦味,「你喜歡小白,所以想在下班後陪牠一起玩,是這個意思嗎?」 

看葉修終於猜懂了他的話,周澤楷點了點頭,笑的更加燦爛。

葉修皺眉,本想叮嚀他做這種事會破壞規定,但想想自己似乎才是那個總是率先做出不良示範的前輩,只好又把到了嘴邊的話壓了下來,「這次就先放過你,下次可別再這樣了,懂嗎?」

周澤楷的反應卻不如葉修預想,他搖了搖頭,伸手指著葉修指間的菸,「方便麵。」

葉修挑釁的將菸送到嘴邊又吸了一口,「這是在威脅我?」

雖然值班時要在中控室里做什麼是個人自由,但葉修可以猜到館長陳果一旦知道他老是在館內隨意抽菸吃東西的話,肯定免不了一陣叨唸,為了自己未來幾天耳根的清淨著想,葉修最後還是抬手將周澤楷指著自己的那隻手拍掉。

「行了,你也少在館內瞎逛,快回家去吧。」

周澤楷好看的唇型彎成喜悅的弧度,修長的手指往唇上一豎。

葉修與周澤楷之間開始有了第一個共享的小秘密。


======

也許TBC,躺

跟機油莔的西皮互相冷逆拆什麼的,簡直人幹事!


评论 ( 2 )
热度 ( 17 )

© 歲時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