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時紀

雜食系不AU會死星人
專業傻白甜#巴掌
不定期瘋癲發作

邱葉-難得有緣

葉秋出房門時,時間正好是六點半,遠遠的他就聽見家中兩老的談話聲從飯廳傳來,抬手撓了撓睡亂的腦袋,隨手掩上房門時好巧不巧的便撞見邱非從隔壁他那混帳哥哥的房間走出來。

「啊。」葉秋一楞,呵欠打到一半的臉上掛著扭曲尷尬的表情,被當場撞見奸情的那方反而極為坦然的對葉秋打招呼。

「秋哥,早。」

「你們什麼時候回來的?」

「昨晚大概三點多的時候,怕吵醒你們就沒按門鈴,真不好意思。」

「說的這是什麼話!就算我那混帳哥哥老是把這棟房子當旅館,但不管怎麼說這裡也是你們的家,別這麼見外。」

邱非對他笑了笑,「葉修還在睡,秋哥有事的話請晚點再過來。」

「沒事,讓他睡,你們昨晚開夜車回來肯定累狠了。」

「車是我開的。」

「......」

「早餐我已經煮好了,秋哥趕緊去吃吧,今天還要上班不是嗎?」

葉秋聽話的朝著飯廳走去,還沒在位子上坐定,葉家的大家長就從攤開的早報後頭露出兩隻眼睛,「邱非呢?」

「抱著床單往洗衣房去了。」

「床單什麼的有鐘點工會幫忙洗,他幹嘛自己費那個不必要的力氣做。」葉父不以為然的翻過一頁紙,桌前的餐盤早已撤下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壺香氣四溢的茶。

葉秋轉轉眼睛,決定還是不說破那床單是從哥哥房裡拎出來的,以及邱非昨晚很明顯的就是在哥哥房裡睡了一夜,那間特意為他準備的專用客房其實根本可以不必再留了。

「待會見著邱非,記得讓他來書房找我,上回我們沒有分出勝負的那盤棋我一直保留著,就等他回來一較高下!」

葉秋沒說什麼,只顧著低頭猛扒飯,只是簡單的幾樣小菜卻好吃的讓人忍不住想連舌頭一起吞下去。

老媽一天到晚掛在嘴邊的孝媳典範說的肯定就是像邱非這樣的孩子吧,乖巧聽話上得了廳堂又下得了廚房。

對兩老而言,唯一的缺憾大概就是邱非是個貨真價實的男人這事了。

他瞅著正笑瞇瞇的稱讚邱非泡茶技術又精進許多的老媽,思緒回到了幾年前葉修第一次將邱非以戀人的身份介紹給他的時候。


突然接到葉修來的緊急電話,以為他家混帳哥哥終於闖出什麼難以收拾的大禍的葉秋拋下手頭的工作,急急忙忙攔了車衝到葉修指定的某家咖啡廳裡,只是一進門他便看見葉修懶懶散散的癱在沙發椅上,身邊還坐著一個看來只有二十出頭的青年,青年一見到他走過來,便很自覺的起身朝他伸出手。

「您好,我是邱非。」

葉秋跟著伸手與他握了握。

就在葉修帶隊出國打比賽的那年,新嘉世從挑戰賽裡一路過關斬將打進職業聯賽前八強的事蹟他也曾有耳聞,只是他沒想過隊長邱非看起來竟然這麼年輕。

「你倆在那邊客套來客套去的做什麼?趕緊坐好咱們來談談正事。」葉修抬手懶洋洋的朝他倆招了招。

「這麼急著找我到底什麼事?」葉秋鬆開領帶,確認葉修平安無事之後,葉秋這才發現自己流了一脖子冷汗,黏糊糊的極為不適。

「我和前輩在一起了。」邱非黝黑的瞳仁直直望著葉秋,一瞬也不瞬。

葉秋的指頭一頓,被絞在滑順的真絲領帶上,他抬頭看著邱非,心中有千萬隻神獸奔過。

臥槽你說的是哪個前輩!你職業圈裡的前輩還少了去嗎?別這樣說的不清不楚的讓人懸著一顆心,難受!

「小邱跟我正在交往,就是這樣。」

我的面前有一對基佬而且他們當著我的面公開出櫃了而且其中一個還是我的雙胞胎哥哥......

葉秋覺得這訊息量有點大,他的腦子有點不太好使了,待他釐清了整件事得出一個簡單的結論後,他顫抖的指頭緩緩指向邱非。

「他成年了嗎?」

「當然。」

「是嗎?那就好。」

「臥槽葉秋你這該不會是燒壞腦袋了,你想說的就只有這麼一句話?」

「不然你還希望聽見我說什麼啊,混帳哥哥。」雖然不像葉修才十來歲就隻身一人出外闖蕩,但這些年在商場上打滾爬摸的經歷也讓葉秋不會有太過出格的反應,「祝福的話我暫時說不出,但我也不會試圖阻止你的。」

葉修點點頭,而邱非臉上還是一派平靜的表情,彷彿葉秋不論做出任何奇怪的反應,他都能坦然面對般。

「所以呢?你要向爸媽坦白?」

「是啊。」

「什麼時候?」

「我剛從家裡出來。」

「......老爸居然沒拿掃帚把你那雙腿打斷。」

「因為我又入選了第二屆國家隊的領隊,葉家的孩子坐輪椅出門為國爭光的樣子可不太好看。」

「你們在一起有一陣子了吧?」

「快滿一年了。」邱非答道。

所以特地挑這個時間點向家裡坦白根本不是偶然,而是經過葉修精心算計後的結果,葉秋再次為自家哥哥深不可測的下限狠狠寒了一把,他皺眉看著對桌那個有著一副和他一模一樣臉蛋的哥哥,而後者對他露出淺淺的笑意,只是那笑臉怎麼看怎麼欠抽。

「你們既然都已經先繞過我去開了BOSS,幹嘛還特地找我出來談?」

「當然是希望能趕緊OT啊,最好能由你在家裡好好開導一下老爸,等我出國打比賽,小邱一個人留在國內也不至於太辛苦。」

「沒事的,前輩。從前那麼苦的日子我也都挺過來了,不用擔心我。」

「你說這話難道是不信你秋哥的能耐?」

邱非朝葉秋的方向瞄了一眼,抿著嘴沒有回話,而葉修笑著抬手揉了揉邱非的腦袋,「知道你能力強能保護好自己,但偶爾也乖乖的接受我這個做前輩的疼愛如何?」

邱非沒回話,將那隻在他頭頂搗亂的手抓下來緊緊攢在掌中,好半天才終於不甘願的回了一句:「知道了。」

而葉秋望天望地就是不望向正大方秀恩愛的那對情侶。

眼睛好痛,如果打電話回辦公室請秘書替他帶副墨鏡過來會不會太強人所難了?葉秋單手掩著臉無奈思索著。

葉修的擔憂沒有成真,但兩人向家裡公開情人關係的頭一年,葉修甚至被嚴格禁止回家吃年夜飯,就連撥通電話都不行。

第二年,葉秋努力蒐集各種醫學文獻試圖說服自家老爸:同性戀不是病,別再想著要請名醫治好哥哥了。

第三年,葉家老爸外出散步時不小心摔下樓梯,在家躺了幾個月之後又是生龍活虎的一條好漢,只不過躺在床上哪都不能去的那段時間裡,他不時唸叨著某個不孝子都不肯回家探望他之類的抱怨。

第四年,葉家老爸終於開了金口喊不孝子回家吃飯,對於跟在笑嘻嘻的葉修身後一同進門的邱非,他也只是讓人整理出一間客房好讓邱非有地方睡,對於這樣的處置方式,葉家老爸覺得自己處理的相當適當,簡直無比的機智。

殊不知就在他關上房門的那一瞬間,葉修就抱著枕頭棉被偷偷溜進邱非的房間,兩人又是愉快的一夜相擁到天明。

之後的第五、第六、第七年直到現在,葉家人對於時常在葉宅出沒的邱姓青年早已見怪不怪,似乎早已經當他是家裡不可或缺的一份子了。

對於這樣的結果,葉修表示很滿意,滴水穿石這門功夫最需要的就是耐心,而這正是他與邱非最不缺的一項美德。

往洗衣機裡倒洗劑時,邱非想起昨晚在床上,他抱著赤條條的躺在自己懷裡的葉修時問的那個問題。

「如果當初我們一直磨不穿頑石,該怎麼辦?」

「不怎麼辦啊,就再磨他個十年唄。」葉修笑答,懶散的語氣裡有的是他一貫的自信。


==========

本想寫邱葉交往多年,葉家長輩不承認但也不否認小邱,就直接當家裡多了個兒子一樣默默的接受了他,類似這樣的溫馨故事。

不過文筆渣沒能好好表現出來,結果就變流水帳了,躺

 @天上雲城 說好的翔葉呢,敲碗


评论 ( 1 )
热度 ( 9 )

© 歲時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