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時紀

雜食系不AU會死星人
專業傻白甜#巴掌
不定期瘋癲發作

畫家周/畫商葉

•每日練手作業,AU,慎入

•全是前後無連貫的小段子


#1


周澤楷第一次見到葉修是在受邀參觀的嘉世畫廊裡。

葉修穿著全黑的正裝但沒有打上領帶,背景正放著不知所云的音乐而他就站在那幅画前,嘴角斜斜的翘着,画面里的巨大黑暗就像快将他整个人吞噬一般。

畫裡不知畫的是哪一位天神,只見他單手執戟表情狂傲,一身燦亮的白銀戰甲襯得背後的烏雲背景越發的幽深。

周泽楷一向專注於繪畫,很少去關心圈子裡的那些腥風血雨的爭鬥,因此他不認得眼前的男人就是業界有名的嘉世前任經理人葉修也是情有可原的。

但那些都不是他現在想要去進一步了解的東西。

周澤楷往前走了幾步,卻又在不至於驚擾葉修的距離停下,一個周身散發懶散氣息的男人就這麼大方直面那幅銳氣逼人、讓人相當有壓迫感的畫作,但完全不顯得弱勢,即使那幅畫的高度幾乎有葉修身高的兩倍,即使葉修得仰著頭才能一窺那位神祇的全貌。

從葉修臉上的表情,周澤楷無從判斷他是否對這幅畫情有獨鍾,但周澤楷確實迷上了眼前這副景象。

敢憑一介人類的身份與偉大的天神對峙許久的畫面,讓已經將近半個月沒有提起畫筆的周澤楷突然興起作畫的欲望。

他隨手將友人特地為他取的香檳酒杯又原封不動的放回路過的服務生的托盤後,周澤楷往出口走去的同時與一名身穿海藍色連身裙的女子擦肩而過,她在空氣中留下的除了清爽的香水味,還有一句欣喜的喊聲。

「葉哥!你可總算來了!」

周澤楷轉頭正好看見那人將視線從畫作上移開轉身面對那名女子,臉上帶著溫柔的笑,從他的角度望過去正好還能瞧見葉修敞開的領口內精緻的鎖骨和雪白的肌膚,在特意調整過的光線照射下看起來就如同上好的瓷器般溫潤細膩。


#2


葉修對周澤楷說:小周,畫幅畫送我吧。

於是周澤楷就來了,還背上了畫具跟大大小小的行李。

接到周澤楷的電話後下樓迎接的葉修正好看著他往出租車的肚子裡掏畫架的動作,差點被自己嘴裡的菸嗆了一口。

「怎麼回事?這麼大包小包的,簡直像要搬進我家似的。」葉修隨手接了畫架,不經意的一眼卻看見周澤楷耳尖慢慢泛紅的模樣,「你還真打算住進來啊?」

周澤楷點頭,烏黑的眸子裡閃著認真的光芒,「送你一幅畫。」

「我知道,這是我提議的。」

「畫你。」

「我不當人體模特,有穿沒穿都不行。」

周澤楷卻固執的搖搖頭,試圖用眼神跟簡短的字詞與葉修溝通,就在警衛三番兩次從哨亭裡鑽出來圍觀站在大樓門前對峙的兩人後,葉修終於妥協,扛起周澤楷看起來最輕的一袋行李便往門內走。

葉修住的小公寓並不特別大,家具擺設也全是以簡單實用為主,所以當周澤楷看過客廳裡的IKEA多彩沙發再看到客房那張雕花紅紗帳木床後,覺得自己整個人都不好了,葉修倒是不以為意,逕自開冰箱倒了杯橙汁給周澤楷。

「我有事要出門一趟,你自便吧。」

「我跟你去。」

「啊?」

「不惹麻煩。」

葉修看著他考慮了半天,最後還是答應了他的要求,他負責開車、到處談生意或是逛些小型畫展發掘新人,而周澤楷就專心捧著素描本跟在他身後,畫下葉修的一舉一動。

要送給葉修的畫最終在兩個月後完成,周澤楷對著一大疊素描本苦思許久,最終還是決定選定了某一張草圖當範本。

「說好了不會把你送的畫賣掉,你怎麼還選了這樣的主題啊?」 當葉修被神秘兮兮的周澤楷領著掀開蓋在畫架上的白布看見那幅畫時,瞬間有些哭笑不得。

畫裡是他貪涼所以只穿了短褲和小背心就坐在電風扇前的模樣,清風將葉修額前的髮全都吹開露出光潔的額頭,他低垂著眼專心的用舌頭與牙齒對付冰棍,難得沒有拿菸的手則像是嫌還不夠涼快一樣拉開自己的衣領,白皙的胸口隱約可見細細密密的汗珠,性感的讓人只想湊上前去舔上一口。

周澤楷搖搖頭只是笑,「喜歡?」

「嗯,畫得不錯。」

「我......」也喜歡嗎?

葉修轉頭看了周澤楷一眼,只見他帥氣的臉蛋上全是故作鎮定的表情,眼神卻洩漏了他內心的不安,葉修笑了,他抬手揉了揉周澤楷的頭髮。

「也喜歡。」


评论 ( 4 )
热度 ( 27 )

© 歲時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