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時紀

雜食系不AU會死星人
專業傻白甜#巴掌
不定期瘋癲發作

花羊-君生我未生

六歲那年,萬花指著那個大他十歲的純陽對萬花谷的眾人宣布此生非他莫娶,換來的只是一陣哄笑聲,以及純陽笑著彎下腰揉了他腦袋一把說道:十年後如果你還是這麼喜歡我,我可以考慮一下你的要求。

那年的純陽剛剛獲得師令下山,少年心性又少經歷練,仍帶著些許稚嫩的臉上一雙墨色的眼睛盈滿笑意,像是一對閃爍的星。

應了純陽這句話,萬花日思夜想總是盼著的就是如何快快長大,同門的師兄姐存著逗他的心思瞎出了一堆餿主意,萬花竟然也認真地一個個認真去實踐,也不知是因為萬花天生體質好或是有他默不吭聲在背地關照他的師父照顧的原因,萬花竟也順利長成了一個身材高挑的美少年。

十六歲那年,萬花彆扭的將自己畫的一幅純陽的畫像伴著情詩若干硬是塞到純陽手裡,要他必須得對自己的心意做出回應,而純陽十年來在江湖闖蕩出了一番名聲,正是意氣風發的時候,他只惦記著揚州水榭那正與自己處情緣的七秀,隨意應了句:等你離開師門入了江湖,我們再來談這事。

萬花沒有失望,只是暗自在心裏丈量比較著兩人的身高差,自己似乎又比上次見面時高了點,就快追上純陽的身高了,萬花還是不怎麼滿意,回房之後默默翻出醫書研究起增高藥方。

二十六歲那年,萬花聽聞純陽受了摯友暗害身受重傷,不僅丟了情緣,還險些丟了命。

待萬花尋到純陽時,對方稚氣褪盡的臉龐更為成熟,卻依舊讓萬花只需一眼便怦然心動,只是那雙眼睛裡再也沒有當初那般引人注目的飛揚跳脫的笑意,有的盡是對人的防備,萬花看不見純陽的真心,他的心傷也隱藏在深深的眼底,不肯讓誰看清。

萬花覺得自己平白在這個男人身上蹉跎了整整二十年的光陰,基於義憤心理他決定要好好報復一下這個從來不把他的心意當真的男人,而復仇行動的頭一步就是不顧純陽的反對硬是將他接回自己在長安城外的一處宅邸中,好吃好喝的供著他,用盡畢生所學去醫治純陽身上或新或舊的內外傷。

被撿回家當豬養的純陽覺得這日子實在沒法過了,揉了揉自己團結和氣的一團腹肌,純陽推開萬花剛送到自己嘴邊的一勺參湯問道:你到底想從我身上得到什麼?

萬花很快收起了漫不經心的笑意:我想要你愛我。

純陽嘴角一抽,想起了二十年前的那個自認無傷大雅的玩笑,正想繼續鬼扯把話題甩得越遠越好,萬花已經貼了過來連舔帶啃把他的嘴唇弄得又濕又腫,純陽有些哭笑不得的抹了抹嘴巴,暗想萬花都已經二十六歲了,這吻技怎麼比他當年初戀時吻情緣的技巧更差。

萬花像是不滿意純陽擦嘴的動作,臉一偏就在純陽飽滿的耳垂上不輕不重的咬了一口,順帶舔了舔純陽開始發紅的耳廓後附在他耳邊輕聲說著:我沒有那麼多個十年好浪費了,你只能選擇現在接受我,或者我用更強硬的手段讓你接受我。

純陽苦笑,這不就是不准他拒絕的意思嗎?

萬花的長髮披散在自己頰邊感覺涼絲絲的帶點皂角的香味,純陽抬手攏了攏,毫不意外的收獲萬花更緊密的擁抱,兩人之間的距離這麼近,以至從萬花身上傳來的細細的顫抖都有如驚雷般撼動著純陽的心。


嘴上說得這麼狠但其實他心裡也沒有底吧,怕他再次拒絕,也實在對他下不了什麼重手,被他吊著胃口傻呼呼的追著他二十年卻還是一心只想愛他,純陽覺得自己心軟了,再也捨不得說出讓他繼續等這種沒良心的話。


純陽慢慢呼吸調勻了自己有些急躁的心跳,學著萬花的動作在他耳畔輕聲說道:我答應你。

评论 ( 1 )
热度 ( 9 )

© 歲時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