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時紀

雜食系不AU會死星人
專業傻白甜#巴掌
不定期瘋癲發作

[全職][黃喻]完美的日子

防雷:這是某個夏休期,黃少租了短期公寓跟喻隊搬進去,過起吃飯睡覺打榮耀的無趣生活,這樣那樣通篇流水帳的故事。


=================

AM 06:39

喻文州從惡夢中驚醒,看了眼把腦袋枕在他肚子上睡得香甜的黃少天,二話不說立刻把他腦袋往旁邊推,好讓自己呼吸的更順暢些。經歷了這番大動作的黃少天還是沒有醒來,只是扭動身體滾到被他踢到床尾的枕頭上,任憑空調的涼風吹著他光溜溜的肚皮,絲毫不為所動。

喻文州望了眼床頭的鬧鐘,窗外傳來趕著上班的人們的躁動越來越多且響,他伸手幫黃少天把飛揚的睡衣下擺拉好,將捲在他腳邊的薄被攤開往他身上裹,出房門前還不忘把空調給關了。

節能減碳愛護北極熊,他絕對不是在回報某人害他做惡夢的恩情。


AM 07:10

巷口有間賣早餐的小舖子,昨天經過這裡時,喻文州只能看見一扇漆著綠漆的鐵捲門,上頭貼著一張紅紙寫著本日公休的字樣,今天再來時,店門已經大大的敞了,櫃檯邊還豎著夜雨聲煩的巨大人形立牌,老闆跟妻子站在櫃檯後不停忙碌,喻文州站在路邊欣賞了一會劍聖的風采,隨後便被眼尖的老闆認出來,半是哄半是哀求的把喻文州拉進店裡,小桌上開始一碟碟送上包子油條燒餅豆漿以及老闆娘興奮的尖叫聲。

喻文州苦笑著伸手接過榮耀官方出版的簽名版簽下自己的名字,也費了好一番功夫才讓老闆伸手接過他遞過來的早餐錢,隨即拎著沉沉的一袋早餐慢步走回公寓。


AM 07:15

黃少天是被熱醒的,他掙了掙手腳發現枕邊人細心的用薄被把他整個人裹成了一條人肉春捲,在加大版雙人床上滾了幾圈,黃少天才終於從被子裡掙脫出來喘口氣,從頭皮沁出的熱汗滑落他的額頭與後頸,少有日曬機會的白皙皮膚一陣陣的蒸騰著熱氣與汗味,黃少天一邊翻衣櫃拿出換洗衣物,一邊認真回想著自己昨晚是不是做了什麼對不起隊長的事才換回這樣的小小報復。


AM07:30

在喻文州拎著早餐踏進家門的瞬間,他僅在腰間繫了條浴巾的那位同居人推開了浴室門朝他奔來,二話不說便將他摟住,像是要把他身上的衣服當毛巾使用似的蹭得他身上濕成一片。

「文州我好想你超想你特想你!」

「少天。」喻文州微笑,「請你離我遠一點,我的衣服都濕了。」

無視喻文州的話,黃少天亦步亦趨的跟在他身後,「文州你想不想我想不想想不想嘛。」

喻文州的回答是抓起一顆肉包往黃少天嘴裡填,黃少天配合的咬了一口嚼了嚼。

好吃!


AM 10:17

喻文州拖著舊型會發出巨大噪音的吸塵器在房子裡來回梭巡,黃少天當然也不敢坐在沙發上翹腳當大爺,此刻他正抱著整籃的髒衣服窩在後陽台仔細分類著深淺色衣物。


AM 11:23

「哎怎麼又失敗了,我明明是照著說明書上的步驟操作的啊,真是的煮頓飯比打榮耀還難這樣對嗎?可惡我非得再試試不可,嘿!看我的銀光落刃!」

剛剛晾完衣服的喻文州推開後陽台的門,才走進廚房,一條冒煙的義大利麵就與自己的鼻子擦身而過,然後它無所畏懼的往前衝刺,撞上廚房的牆壁後迅速滑落。

「......」

「文州你沒事吧?燙傷了嗎?我看看你的臉,幸好沒事不然我可要哭了,傷害了我最親愛的男朋友什麼的這罪過我可擔不起。」

「......」喻文州沒理他,扭著頭看向堆滿牆角糾結著似乎是他們的午餐的麵條,「早餐的包子還有剩。」

「沒問題的文州!可別看不起我啊!我可是被封為劍聖的男人,煮頓午餐這點小事怎麼可能難得倒我!你去打榮耀吧廚房有我呢!放心放心放心!」黃少天說著,硬是把喻文州推出廚房,而喻文州走回房裡打開電腦,卻是上了百度開始搜尋附近的餐館了。

等到黃少天喊開飯的聲音響起時,喻文州已經在筆記本上記下了十來間餐館的地址,他闔上筆記本走到餐桌前,看著黃少天笑嘻嘻的將兩盤義大利肉醬麵端上桌,桌上的長頸玻璃瓶裡還插著一支不知從哪弄來的黃玫瑰,喻文州看了眼黃少天的盤子,注意到麵的分量比自己那份還少了三分之一,喻文州猜想消失的那部分大概都已經餵給廚房那面牆了,喻文州苦笑著搖搖頭,隨即捲起自己盤中的麵條分了一部份放進黃少天的盤子裡。

午餐味道不錯,就是口味淡了點。


PM 15:32

楚雲秀迷上了一部叫做《愛上你是我的宿命》的文藝愛情片,自己跑去戲院看了三次,約了戴妍琦跟蘇沐橙又看了兩次,最後她大手筆的買了一堆電影票分送所有她認識的職業選手們,幾乎是強逼著大家跟她一起跳坑,黃少天看著Q群裡三位妹子興奮的討論這部電影,也對這部電影生出了些許好奇心,此時此刻他手裡正抱著一桶爆米花坐在開場前的電影院裡,一邊用眼角餘光瞄著喻文州。

對於楚雲秀強迫贈送電影票的事情喻文州是知道的,為了不浪費她的好意,喻文州倒也不怎麼排斥看這部滿場都是妹子還有被妹子硬是拖來的妹子的男朋友們的電影。

只是開場十分鐘後,喻文州便非常不給面子的睡著了。

黃少天感覺肩頭一沉,轉過臉便看見喻文州的腦袋壓在自己肩上,閉著眼睡得很沉,黃少天想笑,他雖然也覺得這部電影挺無趣的,但也還沒無聊到能讓人秒睡的地步,他伸手摸了摸喻文州的臉頰,他還是沒醒,黃少天便出手幫他挪了個好睡的角度,然後在他柔軟如貓毛的頭髮上印下一個吻。

接著是很多個吻。


PM 17:42

散場的途中隨處可以聽到妹子啜泣或者吸鼻子的聲音,還有妹子的男友們溫柔的安慰,剛睡醒的喻文州茫然的擠在人堆中,任由黃少天握著自己的手慢騰騰的走著。

「BE啊?」

「是啊,等我們出戲院了我再跟你好好講解劇情。」

「這倒是不用了。」

「應該的應該的,別客氣哈。」

好不容易兩人擠出了戲院門口,那些哭聲也消散了許多,夏日的陽光還有些許映在西邊的天空上,熱鬧的大街人來人往,黃少天連忙掏出兩頂帽子扣到自己與喻文州頭上,然後戴上了一副粗框眼鏡,「來來來我跟你說說你漏看的部分,女主角在你睡著的時候終於跟她命中注定的男人相遇了可是那個男人已經有女朋友了於是巴啦巴啦巴啦......」

喻文州看著黃少天嘴巴動個不停,還自己加了一堆劇情,大有要把一個半小時的戀愛故事加碼擴充成三個小時的史詩鉅作的氣勢,他笑著搖了搖頭。

「然後男主角說#%@^>&^,於是女主角說{{§β⊙μ⊙然後」黃少天看著昏黃的暮色照在喻文州臉上,將他本來並不特別俊俏的臉龐染出一種柔和的色澤,黃少天突然停步楞楞的看著喻文州微勾的唇角,還在往前走的喻文州被扣在手上的力量一扯也停了下來。

「怎麼了,少天?」

「......然後我說我黃少天此生最愛的男人肯定就是你喻文州了,怎麼會這麼喜歡你呢喜歡的心肝都疼了,真想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只跟你在一起啊。」

「看不出來黃少的事業做的挺大的,連電影都能軋上一腳。」

「糟糕,看你笑得那麼好看害我現在特想吻你的,可以嗎可以嗎?」

喻文州只是笑,並不正面回答:「回家吧。」


PM 19:09

吃過晚餐後,兩人照舊拿著公會提供的馬甲號上榮耀幫忙刷BOSS,房間裡兩台電腦分別放在對角線上,黃少天又開始大呼小叫的跟葉修打了起來,只不過對方似乎沒有打算與他纏鬥,只是且戰且走,花最小的精力擺脫他然後去應付最大的目標。

喻文州雖然手速不行但也沒閒著,他混在公會的精英團裡指揮大部隊動作,偶爾也跟其他戰隊的選手聊個幾句。

系統今天大放送,一晚就刷新了七個野圖BOSS,眾人便在各個地圖之間跑來跑去,費盡心機就為了得到最大的利益,如此也就消磨了兩人一夜的時間。


AM 02:43

忙了一個晚上的兩人匆匆洗了澡,爬上床去立刻就陷入了昏昏欲睡的狀態,黃少天在睡著前還不忘把空調溫度調低些,然後伸手攬住喻文州的腰。

兩人正式同居一個禮拜了,到今天為止也沒發生過什麼特別甜蜜或是值得紀念的事,要不是這張床實在太大了,黃少天迷迷糊糊中差點要以為自己還在藍雨戰隊的宿舍硬是要賴在喻文州房裡,好跟他擠同一張單人床。

喻文州已經睡著了,一整晚的高強度戰術運用想必非常耗費體力,黃少天撐起上半身看著喻文州的睡臉傻笑,傾身騷擾似的在他臉上落下許多個吻,直到他終於滿意了才翻身躺回原處。

沒有甜蜜的約會也好,沒有熱辣的床上運動也好。

只要是跟你在一起,做什麼都很好。
评论 ( 2 )
热度 ( 23 )

© 歲時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