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時紀

雜食系不AU會死星人
專業傻白甜#巴掌
不定期瘋癲發作

[全職][邱葉]五年

新嘉世成立的消息被放出的幾天後,興欣網吧來了一通電話,又被網管小妹轉接到陳果的手機,然後陳果敲開葉修的房門,對著裡頭喊了一聲。

「葉修,電話。」

「嗯?誰?」跟魏琛一人一邊狠命抽著菸,弄得整間房間烏煙瘴氣的葉修問道。

「邱非。」陳果晃了晃手機,示意他出來接電話,而正對著耳麥大呼小叫的魏琛連眼角餘光都沒有瞟過來半次,看來是完全沉浸在做一個高級臥底的情緒中,沒注意到榮耀以外的現實世界,葉修起身接過手機,隨手把房門給掩上了,陳果也鑽進了蘇沐橙房裡繼續看她們沒看完的連續劇。

「喂?」

『前輩,晚安。』邱非沉穩的聲音響起,伴隨著淅瀝瀝的雨聲傳進葉修耳朵裡。

「小邱啊,在哪呢?雨聲可真夠響的。」

『......在H市,某個角落裡。』

「呵呵,原來外頭下雨啦,小邱記得早點回家收衣服。」

『雨已經下了一天了,現在才想到要收衣服會不會太遲了。』

是嗎?下了這麼長時間啊。邱非聽著電話那頭傳來使用打火機的聲音以及葉修懶洋洋的回答,即使不在葉修身邊,他仍然反射性的嗅到了那股煙草燒灼的氣味,以及葉修站在自己身後指向他的螢幕時,肥皂和洗衣粉與葉修的體溫混合成的味道,邱非站在便利商店的玻璃牆外彎了彎嘴角。

『前輩,嘉世沒有倒。』

「嗯,我聽說了,現在說這個可能來不及了,不過你要不要再考慮一下來我們興欣?」

『前輩老是喜歡動不動就跟人說這種話。』

「我可是真心的,特真心!你看我真誠的眼睛。」

『我現在看不到前輩。』邱非放任自己唇邊的笑容擴大,即使是在那段誤認為葉修背叛嘉世與自己的最黑暗的時期,邱非都能隱約察覺自己對葉修絕對不只是訓練營的成員對於自家隊長的景仰這麼單純的情感而已。

在那些感覺被背叛的痛苦背後,還隱藏著另一種曖昧難明的情緒,只不過當時的他就像透過暴雨的雨幕朝外看去,只能看到一片霧濛濛的含糊景色一般,對自己真正的感情一無所知,但隨著一代豪門的殞落,到新嘉世的重生,邱非也一點一點的摸索看透了。

他對葉修懷抱的複雜心情化約之後,也不過就是一句簡單的喜歡而已。

電話那頭遲遲沒有回話,但能隱約聽見葉修和興欣裡的其他人的對話,內容不外乎是讓他們乖乖睡覺別再躲在旁邊想偷聽他跟「敵人」的對話之類的,邱非深吸一口氣。

『前輩,我喜歡你。』

葉修沉默了,連同背景那團吵翻天的人也全都緘默無聲,邱非靜默等待,連便利商店自動門開開關關發出歡快的叮咚聲都沒能打破這僵硬的氣氛。

「是嗎?多謝你啊,要不要我給你簽個名?一葉之秋的周邊商品現在是不適合了,明早我去打印一份君莫笑狂霸帥氣的全開海報簽了名給你寄過去吧?」

『前輩,我喜歡你。』

「小邱啊,男男授受不親啊。」

『我喜歡你。』

葉修再次沉默了,對於這個自己曾經特別照顧與欣賞的後輩,他就算拼上十頭牛也拽不動那種比花崗岩還硬的固執勁,葉修苦笑了一下:「行,我知道了,謝謝你啊。」

『前輩,回答呢?』

「哎這雨越下越大了,小邱別在外頭淋雨趕緊回家洗洗睡了吧。」

『前輩,我會繼續等你的答案。』

「老魏你湊過來幹什麼?快回去演你的無間道啊。」

『我會帶著新嘉世回到職業圈,我會在正式比賽裡擊敗你,我會讓你承認並且正視我的心情。』無視正在互噴垃圾話的兩人,邱非繼續說著,『我喜歡你,所以你願意讓我等多久都行,我會等,但我希望前輩你仔細考慮過後能夠給我一個明確的答覆。』

「......行,就這樣吧。」

『謝謝前輩。』邱非掛斷電話,手機長時間使用的熱度還黏在耳朵上,帶著葉修無奈應允他的要求後產生的興奮心情,邱非撐起傘大步跨進大雨之中。


就算被男人告白,太陽依然是從東邊升起,日子還是要好好過下去。

這天,避開了張新傑的活動時間的葉修照例領著興欣眾在榮耀裡賣肝拼命搶BOSS,這回嘉王朝的人睽違以久的露臉了,帶了大批人馬在旁圍觀似乎也等著下手的好時機,一邊注意著嘉王朝的動靜,葉修腦子還動的飛快迅速打點好應對的佈局,此時他從一個叫Last Flowers的角色傳來的私信,點開一看,內容只有短短的「我喜歡你」四個字,葉修隨手回了短信。

「謝謝。」對於君莫笑就是葉秋這個謠言早已被證實,有些熱情粉絲偶爾也會像這樣傳些消息表達支持,葉修也已經很習慣了。

「前輩,我是邱非。」像是怕葉修沒注意到自己,從嘉王朝人堆裡鑽出個戰鬥法師,頭頂個洋氣的名字對著君莫笑做了揮手的動作。

「小邱啊,打挑戰賽很辛苦的,快回去練習吧。」

「不急,BOSS還是要搶的。」說完還發了一個微笑的表情符號。

正說著,那頭中草堂的人已經先下手準備拖走BOSS,幾大公會的人戰成一團各出奇招,一團混亂中君莫笑又成了各大公會首要攻擊的目標,只是這次多了個邱非不時對他下絆子糾纏,稍微拖慢了君莫笑的行動力,最後BOSS是搶著了,但也耗費了葉修不少體力。

隔日再搶野圖BOSS,葉修換上了牧師馬甲上陣,卻又被人認出來,接著被由邱非領頭的一群嘉王朝菁英逮著一個小破綻揪著猛打,皮薄血少的牧師很快的被一波流帶走,再換馬甲上陣可能來不及,葉修乾脆就要了寒煙柔的操作權把這場BOSS搶完,事後在QQ上,葉修還特地把邱非拖出來語重心長的教育了一番。

「小邱啊,對前輩怎麼下手這麼狠哪。」

「前輩不是說過: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嗎?」

「那喜歡上敵人的人又該怎麼解釋?」

「愛情本來就不講什麼道理的,前輩。」

在旁圍觀兩人對話的魏琛樂得猛拍大腿笑道:「這小子,不愧是你教出來的,太有你的風格了。」

「不得不說,藍雨的那兩人,一個話癆一個心髒,也盡得你的真傳啊。」

「哈哈哈,好說好說。」


新賽季開始後,葉修全心投入比賽,而邱非也忙著準備挑戰賽,兩人已經甚少在榮耀裡頭有接觸,就連QQ聊天也少了。

隔年,興欣以傳奇的姿態拿下第一座總冠軍,而新嘉世開始在挑戰賽裡拼搏;第二年總冠軍賽過後,魏琛宣布退役,抱著一千八百萬回老家結婚了,葉修仍在繼續努力,而邱非也得到最佳新人的榮譽。

五年後生日當天,已經拿到職業生涯第五座總冠軍的葉修宣布退役,陳果在H市一間高級飯店訂了幾桌菜,把全興欣上上下下的員工與戰隊成員全塞進大包廂裡幫葉修慶生,讓原本想約葉修吃飯的邱非硬是慢了一步。

「小邱打電話手速不行啊,得練,要不你乾脆現在過來飯店吧,菜才剛上了兩道。」

「不了,明天我買個蛋糕去前輩家裡幫你慶生。」

「一起過省事的多,何必等到第二天?」

「五年的時間我都等過來了,再多等一天有什麼要緊?」

當晚,一枚跟葉修退役一樣轟動全榮耀圈的重磅炸彈是新嘉世收購了一葉之秋給有著新鬥神封號的邱非使用,當晚在各大論壇關於葉修與嘉世還有邱非的那些恩怨情仇的陳年舊事被翻了個底朝天,而悠哉的坐在餐廳裡吃飯喝茶盡情玩樂的葉修根本不清楚外頭鬧得風雨有多大,只想著最好別再有人來敬酒,他真的快要倒了。


隔天睡醒後,葉修就頂著睡亂的頭髮坐到客廳裡開了電視,螢光幕上正播報的頭條新聞讓他瞬間清醒了一半。

「現年二十二歲有著『新鬥神』封號的邱非透過新嘉世收購了一葉之秋,在記者會上邱非回應了記者提問表達他對一葉之秋的感情:『一葉之秋是我重視的一切開始發展的重要關鍵』,而對於重金收購前任鬥神使用過的神級角色,新嘉世發言人表示絕對會讓嘉世三連冠的榮耀重現,也希望粉絲們拭目以待。」

門鈴聲打斷了葉修的注意力,他起身開門,只見五年前還未成年而今已經是位成熟男人的邱非站在門外,手裡提著大包小包的食物與一盒蛋糕,他的眼神依然冷靜專注,一如多年前葉修第一次在嘉世的訓練營裡注意到的那位勤奮的少年。

「早啊,新鬥神。」

「前輩,請你先去梳洗一下好嗎?不然我會想拿把梳子把你頭上那顆鳥巢搗掉。」

「隨便坐。」葉修關上門,隨即走進浴室,邱非則是走到廚房裡打開碗櫃,把食物包裝打開後一一裝盤。

「我看到新嘉世收購一葉之秋的新聞了,你們老闆可真大方啊。」嘴裡含著牙刷的葉修走到邱非身後看著他忙個不停,口齒不清的說道。

「嗯。」

「話說回來,你重視的一切的關鍵不是應該是手把手帶你練戰法的我嗎?」葉修笑,而邱非的手停了,他轉身面對臉上還掛著不正經微笑的葉修,一字一句堅定的回答葉修的提問。

「我會傾盡我所有的一切,只要能把你留在我身邊。」

「這樣,那不如透露一下你們戰隊目前的戰術佈局還有銀武數值吧?」

「不行。」

葉修笑,抓著牙刷走回浴室,邱非跟了上去,從身後摟住了葉修的腰,像個孩子似的將臉貼上葉修後背,「但你若開口要我個人擁有的,我都能給。」

「舉個例子?」

「我的金錢、我的時間,以及我的後半輩子。」邱非感覺懷裡的人不安份的掙了掙,立刻用上了更重的力道將葉修箍在胸前,「前輩,跟我在一起,好嗎?」

「行,我們找個黃道吉日去領證吧。」葉修笑,「哎是不是該來個誓約之吻啊,不過得先讓我漱漱口,唔......」

邱非的初吻有薄荷味牙膏的味道。






==========
BGM:Radiohead-Last Flowers

我一定要說,邱非同學實在太恐怖了(稱讚
我本來以為就算吃邱葉我也一定寫不出邱葉,寫葉神死半顆腦寫邱葉那大概是有三顆腦都不夠死,答應了跟雲娘交換邱葉肉之後,本來想應該只能寫出五百字吧我那破梗,沒想到一開寫就突破一千字這是什麼爆字數的起手式(yay)

邱非好莔啊救命!!!!!
求加戲啊蟲爹!!!!!!
评论 ( 4 )
热度 ( 17 )

© 歲時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