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時紀

雜食系不AU會死星人
專業傻白甜#巴掌
不定期瘋癲發作

[全職][黃喻]彌月



楚雲秀退役後和煙雨內部的銀武開發員閃電結婚,婚禮辦得很低調,只有雙方親友參加,職業圈裡知道她結婚的消息還是因為她在Q群裡大方曬了蜜月照片,當下一片讚嘆叫好聲後緊接著的重磅消息是:楚姑娘要當媽了!


群裡的女選手們鬧騰得差點把屋頂也掀了,老愛在群裡用大串文字洗版的黃少天難得被反洗版了一次,他楞楞向站在廚房裡忙著燒飯的喻文州報告了這個消息,卻只讓喻文州笑的特別開懷。


數個月後,楚雲秀邀請了職業圈熟識的朋友一起吃飯,順便慶祝女兒的彌月禮,剛踏進會場的黃少天只見到一團包著粉色毛毯的物體像傳球似的在眾人懷裡傳來傳去,而楚雲秀則混在一群女孩裡頭,說說笑笑顯得十分開心。


黃少來啦,不知是誰喊了這麼一聲,隨即有人快步走到他面前,把粉團子一把塞進他懷裡,黃少天低頭,便看見一個有著粉嫩笑臉的小光頭淌著口水,帶點瓷藍的圓潤大眼晶亮亮的直盯著他瞧,溫熱的重量感壓在他的手臂上,他下意識的想找個人再把球傳出去,卻看到眾人簡直像是事先商量好戰術佈置走位一樣各自散開,沒有人再往他這裡多望一眼。


黃少天一邊感嘆著楚雲秀那種凡人讀不懂的神經構造,居然這麼放心的讓自己小女兒離開視線範圍,一邊朝著正向楚雲秀遞出禮物的喻文州走去。


楚雲秀欣喜的從紙袋裡撈出幾件粉色系的嬰兒服在女兒身上比劃著,「真好看,喻隊眼光真好。」


「是少天選的。」喻文州笑笑,溫柔的眼神從小女孩身上一下子轉到黃少天臉上,黃少天覺得自己心臟猛然跳快了一個節奏,只想找個時機親親他的好隊長,卻只看見楚雲秀饒富興味的眼神在他身上滴溜轉。


「原來黃少對少女時尚也有研究,真是看不出來。」


「我哪裡對這方面有什麼研究啊我只是請店員推薦然後選了幾件質感好的回頭讓妳女兒穿上之後記得上Q群曬曬照片吧,隊長你要不要抱抱她我手痠。」


喻文州聞言連忙接過躺在黃少懷裡的小小孩,而小女孩卻在躺進喻文州懷抱的瞬間很不給面子的大哭起來,就連楚雲秀抱過去哄了半天都沒有消停的現象,小女孩最後還是在回到黃少天懷裡之後才終於安安靜靜的抿著嘴不哭不鬧,一雙大眼只顧著盯著黃少天的下巴瞧。


楚雲秀開玩笑說著要讓女兒跟黃少天訂娃娃親,黃少天只苦著臉說這年齡差距太大他下不去手,一旁的喻文州笑著聽他倆你一言我一語的打起攻防戰,完全沒有介入調停的意思,黃少天偶爾向喻文州飛去哀怨的一眼,後者卻只是回了他一個微笑,弄得黃少天心痛也不是,心動也不是,不上不下的卡著非常難受。


散場之後,睡著了的小公主總算願意脫離黃少天的懷抱讓楚雲秀抱回家去,黃少天表示他的手已經重到抬不起來了而且他還喝了酒,於是開車回家的重責大任就落到喻文州身上。


喻文州傾身幫坐進副駕駛座之後就不肯再挪動一隻手指的黃少天繫上安全帶,調整後視鏡準備倒車。


作為一個機會主義者,黃少天開車的技巧就算說不上有多高明,但是超車鑽小縫隙闖黃燈將車速壓在剛好達到速限的程度之類的小技巧,他可是已經練到爐火純青的地步,為了安全,兩人一起出門的時候喻文州通常不會讓出駕駛座的位子,而黃少天也樂見其成,理由是他喜歡看喻文州認真做事的表情。


而此刻黃少天歪著腦袋睡得很沉,沒有機會看喻文州用平穩的手速打檔轉動方向盤,也不會知道喻文州小心翼翼的維持車身穩定不讓震動吵醒黃少天。


車身完美的減速滑行,最後在紅燈下的白色界線前停止,黃少天睜眼迷迷糊糊的看著前方奔流的車輛,輕聲問了一個問題。


「文州,你想要一個孩子嗎?」


「我生還是你生?」


「我們都生不出來啊太可惜了文州,不過小孩子醒著像惡魔睡著像天使啊父母們真是偉大,雲秀姑娘了不起。」


「從前想過要個孩子,但後來就不想了。」喻文州淺笑,視線落在一旁人行道的娃娃車上。


「為什麼?」


「因為我有你了啊。」喻文州伸出手摸摸黃少天的側臉,臉上正是黃少天最愛的那種帶著認真眼色的柔軟笑容。


===============

逃避寫作業,我對不起黃喻群跟我換題目的姑娘,躺地板

群主在盯了我會盡量這週結束前生出來的('A`)


评论 ( 2 )
热度 ( 17 )

© 歲時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