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時紀

雜食系不AU會死星人
專業傻白甜#巴掌
不定期瘋癲發作

[全職AU][黃喻]推理作家與話癆偵探

 


 

喻文州是推理作家的設定,各種流水帳(我也只會寫這個了,躺地板

給 @天上雲城 的生賀,順便催催你欠我的肉文啊(舉起刀叉


=====================


喻文州對著電腦螢幕思考了一下,還擱在電腦鍵盤上的手指隨即動了起來在WORD頁面敲下最後一個句子,故事裡夜雨聲煩的世界下起了大雨,他在步出警局的同時撐起傘與索克薩爾並肩走入冬夜的雨幕中。

喻文州停頓了手上的動作,握著滑鼠往上拖動再次確認,最後終於滿意的點頭,閃爍的游標前頭開始長出「全書完」三個字,他伸手摘下壓在自己鼻樑一個晚上的眼鏡,隨手存檔後彎腰接上被拔掉的網路線登錄了QQ。

張新傑的頭像是灰的,這也難怪,畢竟早已經是凌晨時分,重視規律的編輯大人應該早就入睡了,於是他點開了在好友列表上閃爍不停的黃少天的名字,視窗一打開,大串文字和一張照片快速刷新出來佔滿喻文州的視線。

喻文州大致看了一下,數百字的訊息簡單縮寫就只是一句「今天和室友去了巴黎聖母院在廣場上餵鴿子結果手一滑飼料全灑在腳邊就被蝗蟲一樣的灰肥鳥群撲在腳上圍攻了」並附照片一張作為證據,喻文州看著照片中的黃少天在巴黎陽光下的帥氣臉蛋有著溫暖柔和的色澤,上頭的表情卻只能用驚恐來形容,膝蓋以下全被一團灰色物體包圍,替他拍照的人也許是笑得太厲害,手晃動的幅度太大導致整個畫面有種曖昧不明的味道,驚悚度加倍。

喻文州回了一個微笑的表情說道:「夜雨聲煩大戰咕咕戰隊,目前比數0:1。」

「文州文州文州你竟然還沒睡G市現在是什麼時間啊肯定不早了吧該不會你又熬夜寫稿了很傷身體啊,對了讓你看看我的鞋子啊全是那些小混蛋趁亂踩出來的腳印跟大便我一點都不想穿髒鞋回宿舍只能拜託室友幫我就近買雙便鞋結果被狠狠敲了一筆我的心都在滴血,下次再讓我看到那些小混蛋我就全抓來做火烤三吃吃不完的再曬成乾寄給你。」

黃少天回訊息的速度奇快,這次又發了張照片過來,Converse經典款的帆布鞋上全是髒污的印子,喻文州又笑了,隨手發了個摸頭的表情過去,黃少天也坦然的回了十幾張瞇眼享受的表情,一下就把原來的不開心沖到視窗外了。

「夜雨聲煩系列作最後一本今天完成了。」

「!!!!!!!!!!!!!!!!!!!!!!!!!!!!」

「要不要搶先看?」

「不了我還是等實體書吧我喜歡看你在後記寫些生活裡的小事,原來都已經六年了啊從我飛來法國唸書之後已經過了那麼長時間了嗎?難怪最近老是想起你想起我們高三那年不好好準備高考就只顧著窩在圖書館裡我替你找資料你就埋頭寫索克薩爾跟夜雨聲煩的故事,真是懷念啊。」

喻文州猶豫了一下,把對話框裡那句「我也很想你」刪除改成了「我也很懷念」,想了想又覺得不好,全句刪除了之後正想再打上點什麼,黃少天那頭卻已經發來新消息表示他要和室友去吃晚餐了讓他在新書出版後記得寄一本給他。

喻文州最後只發了乾巴巴的一聲晚安就退了QQ,關機前他隨手將書稿存進隨身碟裡預備在明天到編輯部接受採訪時順道送去給張新傑。

即使獲獎無數,喻文州的房間裡卻不見任何一張獎狀或是證書等榮譽的證物,小小的空間裡只有滿架子的參考書籍,以及床頭擺著的那張他與黃少天穿著高中制服在教室裡拍的合照。

照片中的兩人正當年少,都有幼崽那種還沒完全長好但面對未知世界仍然一無所懼的笑容,成年之後才知道人世間有著太多無奈與悲哀的事情,所以佛家說人生苦 ,怨憎會、求不得、愛別離。

對喻文州來說,最苦莫過於暗戀一個人整整八年不表露半點心意,卻也無法喜歡上別的什麼人的求不得苦。

喻文州熄滅床頭燈,閉上眼睛很快墜入無夢的睡眠中。


藍雨出版社的訪談區佈置的很舒適,喻文州與女記者面對面坐在柔軟的沙發上,小茶几上擺著英式下午茶的三層茶點與一壺紅茶,喻文州不愛甜食,只捧著茶杯慢慢啜著一邊回答記者的提問,架上的甜點幾乎都是進了她的胃比較多,雖然嘴上吃著,訪問的進度還是一點都不耽誤,女記者先是恭喜了喻文州上一本書又拿了個推理協會頒發的大獎,聊起了新作的內容,最後話鋒一轉,問出了那句歷年來只要是訪問喻文州的人都必定要問上一句的老問題。

「請問索克薩爾老師,能不能在最終回的這個時間點透露一下書裡的話癆大偵探夜雨聲煩的原型是不是真有其人呢?」

喻文州臉上還是不變的笑,清亮的眼睛裡卻漸漸浮現了懷念與也許可以稱作愛戀的神色,但那情緒一閃而逝讓她看得並不真切,正想再將話題多往這個方面引導,喻文州喀噠一聲放下杯子,不怎麼響亮的聲音卻像有人重重一腳踩在她心窩上,憋得她喘氣有些不順暢。

「Pass,下個問題是?」

喻文州還是笑著,女記者卻有點理解了為什麼從來沒人能成功撬開喻文州的嘴問出答案。



「少天,有你的包裹,我幫你收進來了就放你桌上。」

「喔,謝啦。」對著正要出門上課的室友揮揮手,黃少天走進房間關上門,看了眼包裹上的端正字跡他就直接猜到了是喻文州寄來的東西,拆開紙箱扒拉開各種G市乾貨零食土產,被壓在箱底用氣泡紙包裹著的果然是喻文州的新書。

黃少天迫不及待的打開書封,在同是推理作家的葉修推薦序後頭是一張空白的夾頁,從未寫過贈言的喻文州難得一次讓出版商替他印上了鉛字寫著:「獻給黃少天,我懷念我們在書堆裡打滾爬摸的那個夏季。」

黃少天笑了起來,又翻開封底讀起喻文州的後記,他想不外乎又是寫些G市的風土以及他平日遇見特別值得一說的人事物,不過這回的後記標題卻寫著「關於夜雨聲煩這個煩人又迷人的角色」,黃少天一愣,開始慢慢讀著。

「從我出了第一本書開始,就有許多讀者好奇夜雨聲煩是不是個真實存在的人物?他有沒有可能是我認識的誰被我作為夜雨的原型寫進書裡,我想說,這個答案是肯定的。

他是我相當熟識的人,在我一度想要放棄寫作時認真的鼓勵我繼續向前,最終我才能夠坐在電腦前寫下各位正在看的這段文字,而不是窩在隨便一棟辦公大樓的OA桌前處理無趣的事務。

他也是我喜歡了很久的人,把後記拿來當作告白的場所,我覺得有點對不起只想好好讀本小說的讀者們,但在此時此刻我對著夜雨原型那人的QQ視窗,我卻只能把我的想法字字敲在我的WORD裡,我不知道得要過上多長時間他才能看見我說的話,所以我決定什麼都不想了,只要好好的把我的心情表達出來,之後不管是HE或是BE,都算是對我長久以來的暗戀做出一個總結,我都會欣喜並且滿懷感激的接受。

夜雨聲煩,謝謝你,我喜歡你。」

被那句告白敲得有些頭昏的黃少天急急登錄了QQ點開喻文州的小窗,有太多話想說卻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開頭,只能用放大到最高級的字體打上一句「文州我也喜歡你」,按下Enter鍵送出後,黃少天便定在電腦前動也不動就為了不想錯過喻文州的回應。

殊不知此刻在G市的喻文州正在百度上搜尋著關於新作所需的相關資料,一點也沒有去注意在螢幕一角閃個不停的那隻肥企鵝。



评论 ( 5 )
热度 ( 36 )
  1. 天上雲城歲時紀 转载了此文字
    我很喜歡喻文州跟黃少天那種很溫暖溫馨的相處模式,急便是最開始黃少天還不知道喻隊喜歡他的時候,兩個人的
  2. _(:з」∠)_拖延症病患者歲時紀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術士的機械箱
    這篇黃喻也好,當喻黃來看也沒問題。重點是黃少天和喻文州這兩人相處的故事很溫暖!

© 歲時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