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時紀

雜食系不AU會死星人
專業傻白甜#巴掌
不定期瘋癲發作

[全職]小段子


# 出場人物全是黑幫背景設定,西皮就不標了反正以我懶散的程度肯定寫不到那麼遠(躺


# 只是想擼被葉神養大(?)的兩個孩子狂霸酷炫的樣子而已,照舊無前因後果


@天上雲城 我覺得妳還是遲早得取關我耶,好想用韓葉刷妳屏2333333(死開


===================


陶軒的別墅其實也不難找,就在H市郊的某個較偏僻的地段,房子外部裝潢並不豪華,跟附近幾棟相隔有些遠的房子沒什麼兩樣,但房子外頭那圈高聳的圍牆、厚重鐵門、二十四小時駐衛的保全人員以及高掛在牆頭力求無死角的攝影機還是稍微暴露了屋主身份的敏感。

葉修抽了最後一口菸,隨手扔掉菸頭踩滅,夏夜的清風撫過他的臉頰涼絲絲的帶點草木的香味,他踏著悠閒的步伐走向正端著半自動步槍神色警戒盯著他瞧的警衛。

「通知你們陶老闆,我已經到了。」說著,葉修對著監視器暗紅色的單眼揮揮手,然後露出有些嘲諷的笑容,「我可是依約一個人來的,這就是陶老闆對我守信的回報?」

「抱歉,奉命行事。」比起葉修悠閒的態度,那高壯許多的男人卻絲毫不敢大意,他對著同伴使了個眼色,後者架起步槍將那黑洞洞的槍口對準了葉修,而葉修只是無奈的張開手臂讓對方搜身。

「滿意了吧?至少讓我保留我的打火機,萬一弄丟有人會殺了我的。」揚揚手中的黑底印著血色圖騰的Zippo,葉修咧開嘴笑了笑。

雖然沒有搜到武器,不過站哨中的兩人還是絲毫不敢大意,搜身的那人對著耳麥低聲說了幾句話,隨後對著葉修點點頭,「你可以進去了。」

「關於你耽誤我寶貴時間這件事,我接受你的道歉。」葉修擺擺手,隨即踏上鋪著石板的路徑走向房子正門,悠閒的步伐彷彿他只是個接受屋主邀請前來喝杯小酒的屋主友人,而不是他的死對頭一般。

葉修抬手抹過自己乾燥的下唇,隨即微笑推開了那兩扇漆著白漆的木門,陶軒就坐在壁爐前手端一杯酒,神情嚴肅的看著那麥金的色澤,彷彿是在試圖解出一道難解的題目。

門板碰的一聲在葉修身後闔上,「抱歉,有點太用力了。」

「沒關係,弄壞的話有你們興欣名下的資產抵償,我不虧。」陶軒笑了笑,「不過我沒想到你竟然真的敢一個人踏進這個地方。」

「為什麼不敢?這裡是龍潭?還是虎穴?」葉修笑著,修長漂亮的手指輕敲擺在茶几上的酒杯,「嘉世已經不行了,劉皓被抓、陳夜輝叛逃,想從底下的人提拔幾個能用的人材卻發現自己終究無法信任他們,你這個老闆當得有點虛啊。」

陶軒臉上還是笑著。幾乎沒洩漏出半點怒意,但和他共事過八年的葉修還是能從陶軒臉上細微的波動判斷出陶軒已經動怒了,於是他微瞇著眼等待陶軒下一步動作,只見陶軒輕吁口氣放下酒杯,玻璃底部撞在茶几上發出叩的一聲輕響。

「嘉世不行了有什麼關係?反正你馬上就要死在這裡了,等你一死,興欣離垮掉的日子也不遠了吧?」說著,陶軒從西裝暗袋裡掏出一把手槍指著葉修。

葉修輕笑,「不介意我抽支菸吧?」

「何不喝點酒?這麼好的東西,你死後可是享受不到的。」

「不了,哥未來的日子還長著,我可不想讓酒精影響了我的判斷。」說著,葉修吐了口細長的煙霧抬頭看了看牆上的掛鐘,「陶老闆,你這鐘準嗎?」

陶軒神色古怪的看著葉修,只見那張嘲諷臉似笑非笑的對著自己,他忙著打開保險正要扣下扳機,帶著腥澀氣味的冰涼刀鋒已經貼上自己的喉嚨,「陶老闆,你好。」

身後拿著匕首壓在自己脖子上的人對著陶軒打了聲招呼,那語氣親切自然的彷彿他是正帶著笑臉溫柔詢問自己的長輩需不需要來杯開水一樣。

陶軒覺得自己的太陽穴開始突突地抽痛。

「小喬,遲到了。」

「對不起,前輩。」

「小邱呢?」

「在這。」大門又碰的一聲被甩開,這次陶軒隱約可以看見門前的廣場上穿黑衣的人們稀稀落落的倒了一片,邱非連看都不看陶軒一眼,滾燙的彈匣從邱非手裡的槍身中滑落,墜在地上只發出了極輕的聲響,聽在陶軒耳裡卻有如驚雷。

「事情辦得怎麼樣?」

「方銳前輩已經把可以吸納的嘉世財產跟地盤全都收進興欣了,至於陶老闆的犯罪事證以及陳夜輝的藏身處,羅輯已經發給韓警官,他們應該快到了。」

「臥槽,那我們趕緊避一避,雖然他也逮不著我們,但是被他拉進警局可不是什麼好玩的事。」說著,葉修連忙起身,然後瞥見陶軒一臉憤恨鄙視的表情。

「呵,陶老闆,難道您真的以為我會什麼準備都不做就一個人闖進來嗎?我們家的點心大大都沒您這麼甜啊。」在葉修的示意下,邱非剪了幾段電器的電源線將陶軒手腳死死的捆住,而喬一帆收起匕首站到葉修身側,略帶稚氣的娃娃臉依然是那副溫和的笑。

「要當老闆很難的,這可不是自己一個人就能幹得成的職業啊。」葉修笑著攬過邱非的肩,「我聽到警笛聲了,老闆娘還等著我們回報消息,不想交錢包的就趕緊走。」

「陶老闆再見。」

聽著喬一帆有禮的道別,陶軒嘴角泛起了苦笑,然後那個總是嚇得路人掏錢包、H市警局重案組的韓隊長走了進來掃視了週遭一眼,臉色又沉了幾分。

陶軒在醉倒之前最後聽見的只有手銬扣上自己手腕、以及自己一手創建的嘉世王朝崩毀的聲音。


评论
热度 ( 10 )

© 歲時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