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時紀

雜食系不AU會死星人
專業傻白甜#巴掌
不定期瘋癲發作

[全職AU][邱葉]胡不歸

 


 

# 之前的黑幫設定延續,寫寫葉神跟沐沐還有小邱還在嘉世的時期


# 很雷很雷很雷,重要的事說三遍


# 總覺得邱葉有點冷啊還是我只是單純忘記追蹤邱葉tag而已(躺地板


# 照舊艾特 @天上雲城 


# BGM: Coldplay-Paradise


======================================================


一旦下定決心就誓不回頭一向是邱非的作風,因此他在決定逃離那個「鬼地方」的時候,身上除了自己塞在磚縫裡偷偷藏起來的幾十元紙鈔以及渾身被揍出來的瘀青與血痕之外,什麼都沒有。

害怕被熟人認出他的臉,邱非專挑一些陰暗的小路或者暗巷走,走累了就坐下稍微休息一陣子,路旁的百家燈火都與他沒有絲毫關係,即使那昏黃的燈光看起來如此溫暖,邱非也不認為那是能讓自己依靠的安身之處。

夜應該已經很深了,路旁的人聲與車聲都漸漸少了,邱非這才大著膽子正要從暗巷走出,一抹黑影就這麼在他面前倒下,聽那砸在地面上的沉重聲音能判斷出那個不明物體肯定摔得不輕,邱非蹲下伸手去摸,掌下是一團濕漉漉的柔軟毛髮,邱非將手指湊到眼前搓了搓,一股啤酒與鮮血的腥味混成了讓人作嘔的味道,也許是被邱非的動作弄痛了傷處,倒在地上的那人哼了幾聲,勉強睜開眼睛望向邱非。

邱非看著那雙冰冷的黑眸,倒也不怎麼害怕,手又伸了過去拍拍對方的肩膀,於是那名傷患又在意識模糊中瞪大眼。

「你要幹嘛?」

會說人話,看來應該是人類,邱非四處張望了一下,瞥見路旁立著的電話亭,「幫你叫救護車?」

「不用,讓哥睡一會兒就好。」說著又閉上眼睛任憑邱非怎麼拍都不肯再睜眼,邱非微涼的指頭爬上了男人的臉龐,試圖抹掉他額角上乾硬的血痕,對方被他鬧得受不了,索性一股腦的坐起身,看著眼前有著貓似的冷淡疏離眼神的少年。

「我說你啊,知道哥是誰嗎?」

邱非搖頭。

「接近哥只會給你惹來一身禍事,你明白嗎?」

邱非想了想,還是搖頭。

青年嘆了口氣,「這麼晚了還不回家,不怕你家裡人擔心嗎?」

邱非總算開口了,嗓音有著變聲期的粗啞音質,「我沒有那種東西。」

青年不懂邱非指的是沒有家人還是沒有親情的關懷,他碰了碰被打破的唇角,皺著眉在懷裡掏了半天好不容易才找出一支菸點上,抽著菸時青年的神色似乎變得較為清醒,他看著眼前的少年若有所思,而邱非倒是一臉坦然的任他看,絲毫沒有半點不自在。

「小子,幫個忙?」


「太好了,看來人不在。」當邱非扶著青年爬上髒亂的樓道來到公寓門前,青年打開門時還笑著說了這麼一句,而公寓裡隨即亮起燈光,邱非從青年身後瞧見了玄關處站著一名少女,纖瘦的手臂環在胸前,漂亮的臉蛋滿是怒氣。

「葉哥,你還知道要回來啊。」

「呃,哥這不是忙著工作嘛。」

蘇沐橙冷冷的掃了他一眼,隨即接過照顧葉修的工作,讓他在沙發坐下後她彎身在茶几底下翻出急救箱。

「進來,把門鎖上。」

邱非看了看客廳裡的兩人,隨即聽話的照做,在充足的光源照射下,葉修滿頭滿臉的血看起來有些嚇人,身上穿的襯衫也像被利刃劃過好幾處,又髒又破。

「怎麼會搞成這樣?」

「哥一個人去砸了霸圖開的店連挑三十七個人,最後那一個倒下前還不忘要拿酒瓶往哥腦袋上招呼,所以就變成妳現在看到的樣子了。」葉修攤手微笑,輕描淡寫的敘述反而顯出當時的場面該有多麼驚險,蘇沐橙好看的眉擰成一團,她對著還站在一旁的邱非招手說道:「直走右轉那間是浴室,你去弄條濕毛巾過來。」

邱非知道蘇沐橙應該是不想讓他站在那邊聽完他們接下來的對話,於是很識相的往她指示的方向走。

「霸圖的地盤你竟然一個人闖進去?」

「劉皓那裡來的消息,說老闆讓我一個人先去探探路。」

「劉皓的鬼話你也信!」蘇沐橙快被葉修氣笑了,擦拭葉修傷口的力道又加重幾分,疼得葉修不停發出嘶聲。

「輕點啊,疼死哥了。」葉修裝著委屈的表情看向蘇沐橙,「我去霸圖砸場子這事,我看全嘉世上下唯一不知情的只有妳了,要說劉皓假傳聖旨的話,也許有一半是真的。」

「另一半是老闆的默許。」

葉修和蘇沐橙雙雙轉頭去看那個站在一旁不知聽進多少的少年,而蘇沐橙起身接過溫熱的濕毛巾拋到葉修手裡,修長的指頭指向邱非,「這個又是什麼?」

「是生物,活的。」

蘇沐橙的嘴角挑起不祥的弧度。

「是人類的小孩啊,他會講人話。」

「廢話,我沒瞎沒聾。」

「我叫邱非。」

「他是邱非!」

「我聽見了,我是問你把他撿回來幹什麼?」

「呃,正確的說法應該是他把我撿起來幹什麼?」葉修跟著朝那個面無表情的少年望過去,只見那還在抽條的瘦小身子站得筆直,露在衣物外頭的皮膚上卻全是青青紫紫的斑塊。

「我沒地方去了,收留我吧。」雖是哀求的話語但兩人可沒從那不帶感情的平淡語氣中聽出多少哀求的意味,葉修笑著,隨即扯痛自己臉上的傷疼得直齜牙。

「沒多的房間,你只能睡沙發。」在道上混久了蘇沐橙也知道人人都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苦衷,既然身為屋主的葉修都不反對了,她也不再多說話,轉身走進廚房開始煮宵夜。


邱非就這麼住進了葉修家裡,對外葉修卻只說他收養了一隻貓。

葉修常說邱非的眼神像貓,那麼專注筆直的視線冷冷注視著任何他感興趣的人事物,而個性卻像狗,而且是一領進門就黏上主人不肯走的那種性子。

邱非此時正伏在茶几上寫作業,聽葉修說起這話他也只是淡然的看了他一眼,葉修平躺在沙發上嘴叼一支菸,雙手抓著一台PSP按得啪啪作響。

沒有工作的時候葉修可以連續十幾天都窩在家裡不出門,總是懶懶散散的打著遊戲或者趁著入夜後去便利商店買個幾包菸,光看他這副模樣,不知情的人肯定很難想像這是擁有「鬥神」封號、在道上名聲響噹噹的葉秋的真實面貌。

邱非在葉修家裡住的時間不長,但也足夠讓他摸清葉修與嘉世之間鬧的那些矛盾,他也聽過很多次蘇沐橙勸葉修離開,但葉修總是笑著說自己還在等東風吹起的時機。

「為什麼不走?」邱非停筆,看著那雙漂亮的手在他發問的同時停止操作遊戲機。

「說走就走,你以為這麼容易啊?」葉修笑,側過身望向邱非,夕陽的暖光從邱非身後的窗戶潑灑進來,在邱非身上鍍了層昏黃的輪廓,「哥現在走的就是一條不歸路,路的盡頭沒有別的,就只是道很高的斷崖,只要稍微再往前一點,咻地一聲,game over,然後就什麼都沒了。」

邱非明白,葉修的王者之路是由鮮血與硝煙舖就而成,但即使路的盡頭只是無底深淵,他也有股衝動想要一直陪著葉修。

陪他一起......

跳下去。


「我養了一隻貓。」

韓文清看了眼單手被銬在桌底的葉修,一旁正負責做筆錄的張新傑對他打了個手勢,示意他對葉修的拘留時間僅剩半小時,韓文清眼神暗了幾分,轉過頭又對上了葉修那張隨時都能拉妥仇恨的嘲諷臉。

「我還以為你比較喜歡狗,從前養過吧?」

「這你都查到了?哇,很了不起啊!」葉修笑,隨意的拍了拍手,聽在這群警察耳裡卻是極大的諷刺,「十年對手果然不是當假的,我們就這樣鬥了十年,多多少少也該有點感情了?」

「那就快老實交待,蘇沐橙的失蹤和你到底有沒有關係?」

「如果哪天我不在了,你能不能去我家裡替我照顧我的貓?」

「準備招認了所以在託孤嗎?」偵訊室外看著葉修的張佳樂好奇的問道,但沒有人理會他,韓文清也只是冷冷看著葉修不變的笑臉。

「他叫小邱,不認生但是臭脾氣,不好照顧,所以細節我都安排好了,你只需要去看他一眼就好。」

「韓隊,有個叫劉皓的帶著律師過來接葉秋了。」門外響起了這麼一道聲音,韓文清起身走到葉修身邊替他解開手銬。

「下次你就沒這麼好運了。」

「有本事逮到我的罪證就來吧,我等著。」葉修笑著揉揉手腕,跟著臭著一張臉的劉皓離開了市警局,從那一刻開始,葉秋這個人彷彿就從人間蒸發一般,再也沒有任何人追蹤得到他的消息。

韓文清最終還是去了葉修的公寓一趟,凌亂不堪的屋子裡沒有半隻貓,倒是有個看起來像是還在念高中的孩子來應門,那孩子自稱邱非,第二句話問的卻是有沒有蘇沐橙和葉修的消息?

「葉秋讓我幫著照顧你一陣子。」韓文清沒有正面回答他的問題,只揚了揚手裏葉修特意寄到警局給他的一支黑底紅紋的Zippo。

「能還給我嗎?那是我送他的東西。」

韓文清點頭,伸手將打火機放進了邱非有些顫抖的掌心。


「沐橙,別再生我的氣了,你看哥這不是還活蹦亂跳的嗎?」躺在病床上單腳打著石膏,全身纏滿紗布像極一具木乃伊的葉修笑道,而蘇沐橙微笑看著他,隨即將手裏的蘋果連皮整顆塞進葉修嘴裡。

「你就早知道劉皓跟陳夜輝設好陷阱準備讓你跳了,你為什麼還要順他們的意自己跳下去,甚至還不肯讓我幫你的忙?」

「唉,就是要讓妳幫忙才早早送妳到興欣的老闆娘那裡去,如果妳也一起栽在嘉世手裡,誰能去把我救回來?」

置死地而後生,現在黑白兩道的人除了我們興欣的小夥伴們,誰還知道葉秋沒死只是換了個名字?

已經跳過一次崖但是在深淵底下妥妥的安排好逃生裝置的葉修悠閒的咬了口蘋果,而蘇沐橙看起來也沒有之前那麼生氣了,也許是被葉修的歪理說服,她伸手搶過葉修手裡啃了一半的蘋果開始削起皮,「小邱怎麼辦?」

「妳也看過他的成績單,書念得不錯,我留了一筆錢寄放在老韓那裡,那數目絕對夠他念到研究所畢業了。」

「這樣也好,小邱那孩子肯定更適合生活在陽光下。」

「沒錯,這樣最好。」葉修點點頭,完全不知道從他失蹤之後邱非費盡各種功夫就為了查出葉修的下落。


五年後

「葉修,有人找你。」陳果對著正窩在麻將桌前抽煙的葉修喊道。

「誰啊?」

「他說他是你從前養過的一隻貓。」陳果語氣古怪的說道。

聞言,葉修差點沒被一口菸嗆死,看著方銳和老魏對他露出邪惡的笑容,他無奈的起身走到會客室,正好與幫客人倒了茶水的喬一帆擦肩而過,他望向那個在沙發上坐姿端正挺直的青年,雖然他身高抽長、臉蛋也變得較為成熟,葉修還是能一眼就認出那是邱非。

「葉哥。」

葉修苦笑,「虧你找得到這裡。」

邱非起身走到葉修身前,比他稍微高上半顆頭的身高讓葉修要抬著臉才能看見邱非的表情,而邱非不讓他有看清自己情緒的機會,伸出手臂用力將葉修攬進懷裡。

「我沒地方去了,收留我吧。」






===========

等機油上肉,拉板凳

评论 ( 6 )
热度 ( 15 )

© 歲時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