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時紀

雜食系不AU會死星人
專業傻白甜#巴掌
不定期瘋癲發作

基三-佛道-面具批發商4ni

幫會裡有小朋友喊跑商時被浩氣劫鏢了,作為前輩的純陽理當出面幫自己家的孩子們護鏢,只是沒想到等他接受聚義令召喚後,竟然會在事發地點遇見少林。

「你怎麼也在?」

「幫忙護鏢。」

「你幫忙護鏢只會讓大家變成浩氣集火的對象吧,我可不想走在你旁邊。」純陽搖頭,正轉身叫在他背後排成一列的幫眾改道,就聽見少林低呼一聲。

「怎麼?」

「又觸發奇遇了,好煩。」

「……」純陽背對著眾人看不出表情,但幫眾都猜得到他臉一定黑了,「炫耀什麼啊?聽過福兮禍所倚的道理嗎?」

「所以我說很麻煩啊,我又不是說好高興好開心。」少林瞥了那張面具一眼,有些無奈的說。

「別人想觸發奇遇都遇不到,你這個一天到晚遇到的還嫌麻煩?還有沒有天理啊!不如你把奇遇分幾個給我!」

「能不能觸發是看個人的氣運跟機緣,就算你想要我也不能分給你啊。」

「……那我們試一試,讓我摸摸你的光頭?」

少林沈默了一下隨即笑道:「行啊,但是我要收費哦?」

純陽解開腰間的錢袋看了眼,隨即點頭答應,然後兩幫剛畢業的孩子們就這麼看著自家前輩認真的摩娑少林的腦袋,嘴裡還念念有詞。

「好了嗎?」

「應該差不多了吧?」

少林微笑往前跨步,一手攬住純陽的腰,另一手掀飛面具捏住他的下巴低頭吻了上去。

事情來的突然,純陽卻也不是吃素的,就在少林將舌尖探進他嘴裡時立刻推開他並且後跳將兩人的距離拉開。

「你做什麼啊!」

長時間被面具遮蓋的白皙面容蘊著薄怒,清澈的眸子裡更多的是茫然不解的情緒。

「不是說好了我要收費嗎?你才給了我一半不到的費用哦。」少林微笑,露出了一整排整齊潔白的牙齒。

純陽看著少林的笑臉又退了半步,然後低頭翻找背包裡備用的面具戴上。

「欸?你怎麼又把面具戴上了。」

「我們打個賭,現在立刻跟我切磋,我贏的話你所謂的費用就一筆勾銷……」

「那如果是我贏怎麼辦?」

「……費用加倍囉。」

「哈哈哈,好,沒問題。」少林自信一笑,抽起背上的長棍擺好架勢,而純陽也拔出長劍手捏劍指,兩人隔著一段距離嚴肅對視,都在打量著對方試圖找出破綻。

突來的一陣狂風捲來大量枯葉遮擋了少林的視線,純陽立刻踩了躡雲滑行到他面前,手中長劍直取少林持棍的右腕,少林立刻挑起長棍撥開劍尖繞了個半圓將劍下壓,順勢將長棍往純陽腹部刺去。

純陽收腹急退閃過了這一擊,但是長棍掃過的勁道依舊剛猛,純陽滿意的勾起唇角,墨色的眸裡戰意更盛。

少林此擊不中,即揮動長棍頻頻往純陽的肩膀攻,純陽不敢大意,長劍如靈蛇舞動緊緊攀咬,劍勢看似偏柔卻有股足以克制少林攻勢的氣勁。

少林久攻不下,純陽倒是防的輕鬆,一個飛踢逼退少林,少林順勢退後隨即掄圓了棍子往純陽下盤掃去,純陽足尖輕點跳起,而棍尖往上揮舞擦過純陽的面具繫帶,露出了少林一直期待再看見的已經染上些許粉色的清秀臉龐。

「……做人一定要這樣苦苦相逼嗎?戴面具錯了嗎?」純陽輕嘆口氣,「暫停啊,不准偷打我。」

說著,純陽又從背包裡掏出第二副面具往臉上蓋。

「你背包裡到底還有多少面具啊?」少林笑的無奈。

「999副啦,你有意見嗎?」純陽沒好氣的橫了某人一眼,他可不像某人一樣沒有家累,他還有一整幫會的孩子要照顧啊,然後這傢伙今天就已經打壞他兩副面具了,是想逼死誰!

「行啦,我家幫主說他願意提供一副面具給你,當做賠禮。」

「哦?」

「天妒畫顏一副。」

「……替我轉告一聲,不勞費心了。」純陽按了按臉上的面具,隨即收劍整理了一下袖口。

「不打了?」

「不打了,我還得帶孩子們去跑商呢。」

少林看了眼那群看他們打架看到眼神發亮莫名興奮的孩子,隨即有些困擾的皺眉。

「那我們的賭注怎麼辦?」

「……大大求放過哦,求別鬧。」

「我知道了,等護送他們安全到龍門,我們再去客棧好好算總帳,那些在笑的是什麼意思啊,我可是很正經的在提議欸。」

≠============≠
基三文,A掉一陣子了
去年狂迷我家幫主時擼的,後來覺得撩情緣無望就把所有幫主相關的文章都刪光,就是這麼玻璃心w
這篇是因為打戲超難寫,邊找影片邊磨出來的,雖然不好看不過捨不得刪
紀念一下初次網路(失敗的)單戀wwww

评论 ( 5 )
热度 ( 5 )

© 歲時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