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時紀

雜食系不AU會死星人
專業傻白甜#巴掌
不定期瘋癲發作

[全職][黃葉]我親愛的吸血鬼

從一片漆黑裡首先浮現的是一雙白皙的手,指節纖細修長、手掌厚薄適中,在黑暗中彷彿發散著微微的光暈,黃少天看著那雙手漸漸逼近,就連還沒來得及關上的大門都沒有多餘的心思去顧及,只傻傻站在原地瞪著那雙手以極為流暢的動作卡上他的脖子。

「臥槽這是搞啥呢?」黃少天還沒能吐出大串吐槽,喉嚨就先被那雙手施加的力道壓迫的發不出半點聲音,呼吸困難這事對黃少天來說顯然還比不上被壓抑了說話的本能難受,他看著那張緩慢逼近的臉,眼底有著憤怒與無奈。

「別動,這是搶劫。」毫無起伏的語調說著這樣威脅性十足的話,強烈的對比讓人忍不住想笑,從沒見過這麼沒有幹勁的劫匪,好好的一句台詞也能讓他這樣懶懶散散的弄成一場鬧劇,但黃少天很快感覺到對方與語氣不符的超強行動力,隨著他微涼的鼻息越來越貼近,頸動脈上被銳物戳穿的劇痛讓黃少天忍不住掙了一下,那人一下子沒把握好力道,指頭鬆開了對他喉頭的壓制,黃少天把握機會咳了幾聲大口呼吸了新鮮空氣,然後伸手推開那人還緊壓在自己肩窩的腦袋。

「靠靠靠靠靠靠葉修你能不要每次都玩這麼大嗎我有十顆心臟都不夠讓你嚇!唉唉別啃別吸也別舔!」

正忙著用舌尖追逐那從傷口汨汨冒出的血流的葉修低聲咕噥了幾聲含糊不清的回應,隨即張開手臂圈住了黃少天的肩膀讓自己更貼近他的懷抱。

濕軟的舌頭不知是有心還是無意的頻頻掃過黃少天的敏感帶,他呻吟了一聲,感覺自己的慾望有些許甦醒的跡象,葉修卻在此時似是饜足的讓舌尖在傷口上打了個旋,即時在黃少天主動加重擁抱力度時從他身上退開。

「謝啦,少天,那我先去睡了,晚安。」

「臥槽臥槽臥槽葉修你幾個意思幾個意思啊把人撩上火了就拍拍屁股走人你當我是什麼你倒是給我個說法啊!」

「呵呵。」葉修慢條斯理的開了玄關的燈,黃少天望著那兩片沾了血的艷紅唇瓣彎著嘲諷的弧度,滿腦子只有把他立刻壓倒立刻幹死的念頭,「我當你是活動血庫,這個說法你還滿意嗎?少天大大。」

「誰是血庫啊葉修你這混蛋敢不敢來PKPKPKPKPK今天我不幹死你這個不要臉吸血鬼我黃少天就跟你姓!」

「勸你在貧血狀態下還是不要太過激動的好。」葉修拍拍黃少天的肩膀一笑,嘴角早已叼上一支菸,「看在偉大的黃少天大大捨己為人拯救了飢餓室友的份上,我就免為其難的扶你回房間好了。」

「葉不修你這混蛋還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誰要你扶了誰要你扶誰要你扶!本少身體強壯少那麼點血算不上什麼你快來跟我PKPKPKPKPKPK!」

「行了行了,改天再陪你玩,再鬧下去你要是又一頭栽倒我可不管。」說著葉修還主動拉起黃少天一條臂膀環上自己的肩,攙著故意把全身重量都壓在他身上的黃少天慢騰騰的走到客廳,用毫不溫柔的力道把他甩進沙發裡。

黃少天沒有甘於陷落在沙發柔軟的懷抱裡,他一把抓住葉修的手臂不讓他離開,葉修無言的皺眉看向正像個孩子般賴皮的抱住他的手臂不放的黃少天。

「葉修葉修葉修......」

「怎麼了?今天不是滿月的日子吧?」

「誰還管什麼滿月啊不替我滅火至少也該負起責任陪我坐一會別走啊。」

葉修低頭看著那顆正貼在自己肚皮上磨蹭的黃少天毛茸茸的腦袋,忍不住伸手摸了摸。

「我有沒有說過你越來越像狗了,少天?」

「靠靠靠靠靠靠靠誰是狗啊我是狼人狼人狼人!狼人跟狗的戰鬥力可是天差地遠了好嗎別把我們混為一談了!」

「呵呵。」看著又炸毛了的黃少天,葉修乾脆跨坐在黃少天腿上,染著從黃少天的鮮血裡取得的體溫與血色的臉龐湊近,然後以唇蹭了蹭黃少天的,不甘心只是這樣蜻蜓點水般接觸的黃少天掌心覆上葉修後腦主動加深了這一吻。

葉修嘴裡還是涼絲絲的,有一股鮮血的鏽味,「你的體溫一點都沒有提上來啊是不是沒吃夠?既然都咬了就別在那裡裝乾脆吃飽一點不然我怕你出了門又被太陽曬暈的話我可是沒辦法立刻去救你的。」

「兩天後的滿月就是你的發情期了,我會在那天你幹我的時候再多咬你幾口的,好好期待吧。」說著葉修還故意以臀部磨蹭了一下黃少天下身半勃的部位,在成功收穫了黃少天的驚喘後笑著脫離他的懷抱悠閒的走開。

「葉修你這混蛋混蛋混蛋混蛋敢點火敢不敢滅火啊敢不敢敢不敢敢不敢!」



===========
設定是血族葉修跟狼人黃少天,不過都不是純種,人的成分佔比大的多
後續大概能再擼個一篇
每次寫黃葉都好開心ヾ(*´∀`*)ノ

评论

© 歲時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