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時紀

雜食系不AU會死星人
專業傻白甜#巴掌
不定期瘋癲發作

韓葉-ABO-綿綿

「有孩子的話,跟我姓。」

說這話的時候韓文清剛沖了澡出來,裸著上身站在床邊俯看躺在床上刷手遊的葉修,而葉修身上也是未著寸縷,只是因為空調溫度開得有點低的緣故,他用床單將自己很好的包裹起來只露出一顆腦袋和兩條手臂。

聽見韓文清對未來孩子的姓氏宣示主權,葉修手指動作仍然沒停,只分出片刻注意力嗤笑一聲。

「都還沒能標記我,就已經開始想孩子的事,你這腦洞會不會開得太大了,老韓?」

「你不是一直不肯嗎?」韓文清的視線隨著葉修白皙的脖子一路往下勾勒起腰身的線條,再往被布料隱蔽住的私密地帶轉了一圈,回想起剛才還深埋在葉修體內感受到的熱度,他的眼神跟著黯了幾分,手掌也不安分的往葉修的小腹按了下去,缺乏鍛鍊的觸感綿軟,對葉修的抗議聲韓文清毫不理會,照樣又揉又蹭的摸了幾把之後給出一個不太滿意的評價:「缺乏鍛鍊。」

「呵呵,那就再來陪我PK一場?」不知何時從被單裡掙出來的小腿貼著韓文清的大腿外側滑過,靈活的腳趾夾著他腰間的毛巾一扯,那已經半勃的部位就這麼暴露在葉修的注視中。

「如你所願。」韓文清按住正想起身摟他的那人的肩膀,俯身在葉修耳根處嗅到一絲混著蜂蜜香氣的煙草苦味。

完事後,葉修表示自己累得連手指都不想抬了,半瞇著眼睛任由韓文清將他左翻右折的清理身體。

「老韓?」

「怎麼?」

「如果是女兒,就取名叫韓綿綿吧?」

「......都還沒被我標記就開始想孩子的名字了?」

「呵呵。」葉修輕笑兩聲沒再反嘲諷回去,伸直了左手在床頭櫃上來回探尋他那沒抽完的半包菸,「女孩如果像你的話肯定滿身煞氣,那可不行,至少得取個溫柔點的名字。」

韓文清瞪了他一眼,隨手將還沒被葉修拿到手的菸盒拋進垃圾桶,「如果是男孩的話?」

「男孩的名字?不知道啊。」

葉修笑著,話聲裡混進濃濃的睡意,「等你成功標記我之後,我們再一起慢慢想吧。」

评论

© 歲時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