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時紀

雜食系不AU會死星人
專業傻白甜#巴掌
不定期瘋癲發作

[全職AU][韓葉]退休魔王與失業勇者

專業防雷:我唯一認真看完的西幻只有Brandon Sanderson的迷霧之子系列,所以僅憑印象鬼扯了,喜歡西幻的人請小心

本篇是關於被新任魔王擠下寶座的退休魔王葉修還有勇者韓文清大大的故事, 短打試試手感

以上沒問題的話請往下ヾ(*´∀`*)ノ

============================

榮耀大陸首都:神之領域

裝飾華美的馬車在裝修堅固的石板路上來來去去,城中百姓個個穿戴著正式服裝、歡聲笑語開始在主要道路兩旁聚集,振奮而激昂的樂聲隨處可以聽聞,人人興奮的談論著前往魔王的居所嘉世城討伐魔王成功,並且將在今日凱旋歸來的勇者韓文清以及他的戰隊,沒有人注意到站在人群中的一對共撐一把血色大傘的男女正百般聊賴的凝望眼前舉國歡騰的景象。

「聽說,魔王孫翔與他的副手劉皓被韓文清打敗,狼狽的經過嘉世城外的迷沼森林逃往白骨凍原去了,不過凍原主人可不是什麼大善人,魔王他們恐怕已經......」

少女沒有把話說完,她斜著眼睛偷瞧著身旁為她撐傘遮去毒辣日頭的男人,想看看他有沒有任何稱得上是回應的動作表情,而對方仍舊擺著那副懶散的表情,咬著菸斗抽了幾口,然後吐出了灰藍色的菸圈哼出一聲簡短的鼻音。

撐傘的男人有著一雙漂亮的墨色眼睛,專心盯著瞧時會覺得就連自己的靈魂似乎都要被那兩泓深潭似的眼眸吸了進去,但是基本上可以算是被男人養大的少女對他這種魔力完全免疫,她又伸出指頭戳了戳男人的腰側,微側著腦袋問了一句:「葉哥,你有在聽嗎?」

被稱作葉哥的男人還是沒有任何回應,只仰著頭極其厭惡的瞇起眼睛盯著太陽瞧,僥倖逃過紅傘遮蔽的幾縷陽光照在男人眼上,在墨黑的虹膜上隱隱反射出金色豎瞳的模樣。

再次對男人那身花花綠綠像是用碎布拼湊起來的服裝搖了搖頭,蘇沐橙大致能猜想到她的葉哥此刻的心情。

被逼著退位讓賢本來就是極其憋屈的事,一直跟在前魔王葉修身邊目睹整場叛變行動的蘇沐橙儘管憤憤不平,卻也沒有扭轉局勢的能力,只能跟著葉修一起離開故鄉。

在踏出嘉世城門的那瞬間,葉修就曾經對蘇沐橙說過:他與嘉世城的緣份就從跨出這一步開始斷了,之後兩人為了躲避魔王軍的追殺,專挑各種險惡的路線逃亡,好不容易才甩脫了那群金魚大便,一路流浪到了首都之後卻又立刻聽見嘉世城被攻陷的消息,若是換做其他人,此刻可能早已顯露出或悲哀或憤怒的情緒,而葉修卻還是那副事不關己的模樣,彷彿他從來沒有過以魔王的身份統治了嘉世城八年、也沒有被屬下設計逼走的經歷一樣。

大概是被蘇沐橙的指頭戳的有些煩了,葉修沉默了老半天才憋出一句:「我早就提醒過他了。」

蘇沐橙會意的點點頭,而從城門那頭傳來的一陣騷動漸漸擴大成一波波大浪似的呼喊衝襲著兩人的耳朵,宮廷樂師早早便演奏起激昂的凱旋曲,從城門那一頭緩緩出現的是由勇者韓文清領導的戰隊,騎在馬上的眾人由於趕路的關係身上都沾染了不少沙塵,但他們卻完全沒有顯露出任何疲憊的模樣,依然挺直腰桿精神抖擻的揮手回應眾人的歡呼。

尤其是為首的韓文清,依舊是那副雷打不動的錢包臉。

葉修勾動唇角露出了嘲諷屬性的笑,呵呵笑了聲,而韓文清卻突然停住馬蹄,轉頭朝葉修的方向望來,那一柄血紅的大傘即使混在一團珠光寶氣之中仍然顯得太過惹眼,葉修也沒有要閃躲的意思,揚起臉坦然的與韓文清對視,就在眾人竊竊議論聲中,韓文清下馬撥開人群走到葉修面前,略低著臉俯視著他的宿敵。

「葉修......或許我該稱呼你為魔王一葉之秋,你跑來都城想做什麼?」

「先提醒你一聲,哥不當魔王已經很久了。」葉修笑著噴出一口煙,滿意的看著韓文清的眉頭皺得更緊,「恭喜你討伐魔王成功了,邪惡的一方不在了,正義的一方也該失業了吧?」

「在擔心我之前,不如先關心一下你自己。」韓文清嫌惡的瞪著葉修一身破舊衣裳說道。

「哥現在在都城混得可好了,勇者大人若是失業了,不妨考慮來王者巷巷口的興欣酒館找我,哥可以不計前嫌替你向老闆娘求個工作,如何?」

「滾。」

「記得來啊,我等你。」

葉修又笑了笑,收了傘領著蘇沐橙很快的鑽進人群中,韓文清望著葉修消失的方向若有所思,最後還是副隊張新傑出聲提醒,他才回到馬背上繼續未完的遊行。

王者巷的興欣酒館嗎?

韓文清想著葉修那雙令人懷念的眼睛,抬頭一望,榮耀大陸統治者馮憲君所居住的宮殿已經近在眼前了。

评论

© 歲時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