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時紀

雜食系不AU會死星人
專業傻白甜#巴掌
不定期瘋癲發作

基三-蒼羊-雪泥鴻爪 其一

沒有連貫的段子,同樣的主角懶得想新篇名所以統一掛一個標題#巴掌

≡≡≡≡≡≡≡≡≡≡≡≡≡≡


時氣正逢大雪的這一天,從清晨便開始下著鵝毛雪,細細密密的遮擋了行人的視線,連帶著氣溫也下降了許多,本以為這雪可能還得下上幾天幾夜,卻不料在幫眾早早睡下之後,雪居然慢慢停了,卓墨開窗還能看見夜空高懸的一輪明月。

卓墨推門走出去,路過其他房間時可以聽到此起彼落的鼾聲,卓墨並不是什麼特別風雅的人還有興致在這樣寒冷的天裡出來賞雪賞月,只是他一直惦記著辛三金在晚膳時蒸的那籠梅花糕而已。

摸進小廚房找到一碟碟收在餐櫃裡的糕點,卓墨揀了一碟賣相好的準備找個地方慢慢享用,就在他經過演武場時眼角餘光不經意的一瞥,居然讓他見著了一大一小的兩個黑色身影站在雪地裡默然無語的毆打木樁。

「這麼冷的天,你倆不睡覺在這裡做什麼?」嘴裡還叼著糕點的卓墨有些含糊的問道,於是兩道黑影一同轉身,動作整齊的就連天策府的人們看了都要自嘆弗如。

「見過師……前輩。」小女孩放下手裡的玄色盾牌對卓墨恭敬的一禮。

卓墨挑眉猜想著女孩原先是要喊他什麼?思緒卻被在場的另一人打斷了。

「你怎麼老是這麼饞嘴。」不贊同的目光停留在卓墨手裡的碟子,薛鯤鵬的臉色有點難看。

「嘖,就知道你一定會囉唆,來來來見者有份,吃了我的東西明天可都不許跟老辛告狀啊。」卓墨將盤子遞到女孩面前,而女孩不僅沒動手,反而是先轉頭看著自己的師傅,見他點頭同意了才開開心心的拿了一塊告辭離去。

卓墨看著女孩遠去的背影感嘆:「這孩子可真乖。」

「是我教得好。」

「你就閉嘴吧。」卓墨翻了翻眼睛捻著一塊糕就往薛鯤鵬嘴裡塞。

薛鯤鵬難得配合的張口咬住那塊糕,卓墨的指尖輕輕擦過他的唇但他自己似乎沒有發覺,收手時甚至還舔了舔自己手指上沾著的糕餅屑。

薛鯤鵬不動聲色的看著,嘴裡梅花糕似乎比往昔嚐過的香甜。

「小樓今年多大?」

「過完這個年就滿十二歲了。」

「是嗎?真是歲月不饒人啊,想當初你把她帶回軍營時她才這麼點大。」卓墨感慨的比劃著,漆黑的眸子裡閃爍著懷念的光芒。

他與薛鯤鵬是在太原認識的,當年狼牙軍四處作亂,所到之處皆民不聊生,江湖勢力也在此時團結起來守衛國家,而卓墨對薛鯤鵬的第一印象可謂是差到極點。但有人好奇的問起他究竟討厭薛鯤鵬哪一點,卓墨也說不出個具體的理由。

也許就是單純的八字不合而已。

當時的卓墨是這麼想的,而向來少有笑容的薛鯤鵬對他也總是淡淡的,對於他這樣的態度卓墨又老是覺得不甘心,因此卓墨跟在薛鯤鵬身後不停的說話諷刺他卻完全被無視的景象,在當時他們的那個軍團裡可是相當多人茶餘飯後的笑料。

發現用言語攻擊無效,卓墨便變著法子想跟薛鯤鵬打上一架也好分清楚兩人的武功高下,於是大家在打狼牙軍的艱苦生活中少的可憐的餘興節目又多了一項:看他倆切磋。

雖然很可恥但他還是必須承認他倆切磋過那麼多次,他卓墨通常只有打輸的份。

但卓墨惟一一次獲勝的那天早晨,薛鯤鵬的同門師弟死在狼牙軍的刀下。薛鯤鵬不言不語,只走到他面前插旗要求切磋,但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薛鯤鵬肩上有傷,胸部還被劃開了一道長長的傷口,鮮血不停的從那黑色盔甲的縫隙中滲出。卓墨不肯打,罵也罵不走他,薛鯤鵬就這麼一直站在他面前,兩隻眼睛烏沉沉的一點生氣都沒有,直直望著他好像想讓卓墨甚至老天為他的傷痛給出一個足以寬慰他的解釋。

卓墨嘆了口氣,插了氣場三兩下就把那個站的筆直但是心灰意冷的男人給打敗了。

負傷的薛鯤鵬無法出陣殺敵,只能待在營中修養,就在那樣日復一日的混亂中,薛鯤鵬抱回了當年只有三歲左右的戰爭孤兒薛小樓。

好奇的卓墨問起他收養小樓的動機,薛鯤鵬這麼說:「我和她都無親無故,等我以後死了,讓她幫我收屍。」

火光在薛鯤鵬俊朗的臉上跳躍,而他懷裡還抱著即使在熟睡中也緊咬牙關的小樓,卓墨看著看著,不知怎麼的心就軟了一塊,他伸手拍了拍他的肩。

那天晚上薛鯤鵬越過火堆擠到卓墨身邊,抬手扳過他的臉,冰涼的唇印上卓墨的唇時甚至還有些顫抖,但隨之而來輕叩他的牙關的是急切到有些粗暴但溫軟的舌。

卓墨閉上眼睛,終究還是沒有狠下心拒絕這個吻。

评论 ( 3 )
热度 ( 1 )

© 歲時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