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時紀

雜食系不AU會死星人
專業傻白甜#巴掌
不定期瘋癲發作

蒼羊-雪泥鴻爪-其二

薛鯤鵬吻了吻卓墨被汗水和眼淚濡溼的臉頰,這才甘心的將自己的東西拔出那溫暖濕熱的部位。

「天亮了。」

卓墨不情願的應了一聲,轉頭就把臉埋進被子裡,然後馬上被抓著肩膀扳過來面對那個欺負了他一整晚的男人。

「我很累。」卓墨抬手抹掉頰邊的水痕。

「吃點東西再睡,想吃什麼?」

想吃你的肉啊渾蛋!

卓墨哼了聲,卻也沒敢把這句話說出來,就怕薛鯤鵬會真的應他要求的把某個已經離開他身體的東西再塞回來。

「想吃西瓜。」

「不行,一早吃這麼涼的東西傷胃。」

卓墨沒有說話,眼裡卻慢慢燃起控訴的火光,薛鯤鵬的回答是安撫的摸了摸他圓圓的腦袋,起身替卓墨清理後穴。

簡單的吃過一點清粥後,卓墨半閉著眼睛任由薛鯤鵬替他套上乾淨的睡袍,然後翻身滾進棉被堆到夢裡找周公下棋去了。同樣也一夜沒睡的薛鯤鵬卻也沒閒著,換好衣服就到幫會大廳代替缺席的幫主大人主持會議。

待卓墨被前院的吵雜聲響弄醒時已經是未時了,他推開房門也沒穿鞋,就這麼光著腳站在門邊看著扛著鋤頭替花圃翻土的薛鯤鵬。

陽光曬在薛鯤鵬古銅色的裸背,細細的一層汗水覆在結實的肌理上,卓墨忍下伸手去碰的衝動嚥了口口水。

「你在做什麼?」

「種菜。」

「……幫會後院有菜田不去種,你非要把我種的花都拔了。」

「都枯死了的花,還留著做什麼?」薛鯤鵬把鋤頭往地上一丟,然後慢慢的朝著卓墨走過去。

「要休息了?」

「擦個汗。」說完,薛鯤鵬便把那一身白衣的纖瘦男人抱緊,全是汗水的腦袋還在卓墨肩膀上蹭來蹭去,然後滿意的收穫了一向愛乾淨的卓墨的慘叫聲。

「薛鯤鵬!不要把泥巴擦在我身上!快點放開我!」

「不要,你是我的人,要不要放手是我說了算。」按住懷裡不停扭動掙扎的卓墨,薛鯤鵬在他被怒氣染得通紅的臉上印了好幾個響吻,待卓墨耗空力氣放棄掙扎之後,薛鯤鵬這才滿意的放輕擁抱的力道,然後鬆鬆的攬著他的腰。

「……你真的很討人厭你知道嗎?」

「那你說說誰討厭我?」

「我啊,老是被你欺壓的我!」

「可是你愛我啊。」薛鯤鵬輕聲細語的像是在哄一個不懂事的小孩子般,摸摸卓墨的後腦勺。

「我才不。」卓墨撇嘴不屑的應聲。

「而且你也只能愛我。」薛鯤鵬笑著將卓墨打橫抱起,難得溫順的卓墨毫不反抗的伸手環抱薛鯤鵬的脖子。

「可是你不愛任何人。」卓墨聲音悶悶的,他靠在薛鯤鵬懷裡聽著通往浴池的碎石路被薛鯤鵬踩出沙沙聲。

「你又不是任何人,你是我的幫主大人。」

评论
热度 ( 2 )

© 歲時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