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時紀

雜食系不AU會死星人
專業傻白甜#巴掌
不定期瘋癲發作

荒目-檸檬奶油

#荒目,現代paro
#高中生荒川+咖啡店老闆一目連









荒川一直不喜歡咖啡,對荒川來說,不管加了多少糖奶都改變不了他厭惡的那種濃黑焦苦的味道,但他還是經常來學校附近的這間巷子裡的小咖啡館。

老屋改建的外觀有些樸實無華,內在裝潢更是充滿了歲月沉澱後的沉靜色澤,而紮著銀色小馬尾在吧台後忙進忙出的老闆一目連,則是另一道美好風景。

荒川推開掛著木風鈴的店門,厚實的木頭碰撞聲引起一目連的注意,他抬頭發現進門的是荒川後,臉上原本就帶著的笑容瞬間變得更柔軟。

荒川常常會想親帶著那種微笑時一目連的唇,想知道那樣的吻是否如他想像的是蜂蜜牛奶般甜甜暖暖的味道。

「下課啦?椒圖怎麼沒跟你一起?」

「她跟同學約好去逛街了。」

「今天還是老樣子嗎?鹹派配鐵觀音?」

「對。」荒川走到吧台前坐下,周四的傍晚時間通常沒有什麼客人上門,店裏空盪盪的只聽得見音樂響遍整個空間,因此荒川特別喜歡挑這個時間光顧,然後坐在他常坐的位子上幫椒圖補習功課,或者只是單純的喝著茶,看一目連坐在吧台內把玩他剛學不久的三味線。

今天沒看到三味線的蹤影,一目連似乎找到別的事情可以做,端上荒川的餐點後一直在吧台內忙進忙出,荒川也識相的不打擾,吃完鹹派後就從背包裡拿出作業開始做。

等荒川從高度集中的狀態裡出來時,一抬眼便看見一目連笑著將湯匙餵到他嘴邊。

「我剛剛打好的檸檬鮮奶油,幫我試吃看看。」

荒川聽話的嚐了一口,他一向不愛的酸味其實並沒有想像中的尖銳,混著奶香與砂糖的甜在舌尖泛成微酸的清香。

「好吃嗎?」

「新產品?」荒川點頭問道。

「還在試做階段而已。」一目連伸手抹掉沾在荒川嘴唇上的奶油放進嘴裡,然後轉身開始清理廚具,老是被一目連這樣調戲的荒川早已習慣,低頭收拾起散落滿桌的杯盤走到吧台後頭與一目連並肩站在水槽前。

荒川個子很高,結實的臂膀被白色的制服裹著,偶爾在移動時會稍稍擦過一目連的肩,窗外的落日餘暉灑進屋內照在一目連沾著水漬與泡沫的白皙手掌上閃閃發亮,荒川看著,便不安分的伸手去摸一目連被夕色染成橘紅的小臂。

「再亂摸我要收費囉。」一目連看著那隻在自己手臂上輕揉的大掌,倒也沒有什麼反抗的動作,依舊忙著將手裡的盤子洗乾淨。

「好啊。」

「刷卡還是付現?」

「肉償。」

荒川海藍的眼眸帶著笑,將他原本剛硬的臉部線條稍微打磨成較為溫和的模樣,一目連關上水龍頭,還濕淋淋的手掌就這麼直接捧住荒川的臉親了他一下。

「喂!」

「哈哈哈,抱歉抱歉。」一目連笑著道歉但毫無誠意的僅是用潮濕的手隨意幫荒川抹臉,荒川不悅的抱住一目連,將臉埋在他頸窩處磨蹭。

荒川的體溫向來很高,隔著薄薄一層制服布料傳來的除了熱度,還有荒川沉穩的心跳聲,一目連抬手揉揉他微微汗濕的後頸,剛剛修過頭髮的髮際線摸起來有些刺手,汗水混著游泳池的消毒水味飄散,對一目連來說卻是相當勾人的味道。

感覺到一目連下身某部位有些甦醒的跡象,荒川輕笑鬆手,「去關門,我先上樓等你。」

评论 ( 8 )
热度 ( 39 )

© 歲時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