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時紀

雜食系不AU會死星人
專業傻白甜#巴掌
不定期瘋癲發作

茨酒-跟人對話時請看對方眼睛

#寮內日常
#拎北專業拉燈(挺((挺屁






 



平安京的夏日午後悶熱潮濕,酒吞抹了抹額角不停滑落的汗水,索性把身上僅有的布料都剝掉了,只穿著一條小兜襠布坐在廊下乘涼。

酒吞偏白的膚色因為熱氣的關係顯得有些發紅,被汗水濕潤的胸肌與腹肌隱隱散發性感的光澤,他轉頭看著一早跑進自己房間然後就賴著不走的茨木,而茨木正跪坐在他身旁,一雙黑金的眸子像小狗討食般閃著光芒,視線不停的在他沾滿汗水的胸腹部游移。

「……所以我就從晴明的酒宴上偷拿了一壺酒,只是那個人類的釀酒師技術實在奇差無比,還說是平安京第一的酒坊呢,釀出來的酒味道還不如平民自釀的濁酒……」

「喂,你到底要看到什麼時候?」

「啊?」聽出酒吞話聲的不悅,茨木有些茫然的抬起頭。

「跟本大爺說話不看著我的眼睛反而一直看我的肚臍做什麼?你現在是在跟本大爺的肚臍聊天嗎?」

「摯友這是在跟自己的肚臍吃醋嗎?」

茨木被一腳踹下走廊,隨即笑嘻嘻的爬回酒吞身邊,然後攬住他想了一整天的酒吞的柔韌腰部,較常人尺寸巨大的手掌輕輕摩挲著他緊實的腹肌。

「熱死了,不要抱著本大爺。」

「多出點汗就不熱了。」茨木的碎吻一一落在酒吞的肩頸,而酒吞的手掌也挑逗的滑進他的衣襟裡撫摸胸前的兩粒乳首。

「摯友,我們進房吧?」

「……也好。」酒吞扒下像牛皮糖似的緊貼在自己腰間的茨木手臂,站起身來率先走進房裡。

然後碰地一聲,想跟著走進屋內的茨木就這麼被酒吞乾脆俐落的關在走廊上了。

「摯友啊啊啊啊啊啊啊!讓我進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正坐在晴明房裡打盹的博雅被茨木的哀嚎驚醒,他抬起頭有些茫然的四處望了望,而端坐在桌前的晴明依舊悠然自得的練著書法,只是紙面上斗大的一團墨汁污漬出賣了他。

兩人對視一眼,不約而同的苦笑起來。

评论 ( 7 )
热度 ( 17 )

© 歲時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