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時紀

雜食系不AU會死星人
專業傻白甜#巴掌
不定期瘋癲發作

茨酒-連續劇

#茨酒
#演藝圈paro
#跟親友聊出來的ㄎ一ㄤ梗www 慎入wwww

 





 
前些日子酒吞在攝影棚又和荒川打了一架,只是這次的事情鬧得有點大,突然間所有娛樂媒體都開始關注起兩人不合的傳聞,為了讓他暫避風頭,酒吞被勒令在家閉門思過,暫停一切活動。

對打架這種小事酒吞根本毫無反省之意,只是一出門就有被媒體圍堵跟拍的危險,酒吞還不至於傻到只為了透透氣就冒這麼大的風險偷溜出門。

茨木也出門工作了,整間公寓空盪盪的沒有半點聲音,酒吞只好打開平常不看的電視,正巧看見茨木最近參演的連續劇正在播映。

螢幕上的茨木西裝筆挺,卻是右手打著石膏坐在輪椅上的造型,他正表情憤怒的對共演的青行燈吼著。

『難道妳認不出我是誰了嗎?』

青行燈冷漠的搖頭。

『我就是小鹿(男)啊!就是因為妳製造的那場車禍,才會害我手斷腳斷,甚至連角也斷了!』

青行燈仍是表情淡然,只是微微勾起冷笑,『我說過讓你要有心理準備的吧,你要跟我去一趟地獄了嗎?』

看到這裡,酒吞已經懶得再吐槽編劇神一般的腦迴路了,他任由電視在他身後製造聲響,然後站在酒櫃前挑選今晚要喝的酒。

玄關處傳來開門聲,隨後是小跑步的聲音以及厚實的胸膛撞上自己後背的感覺,「摯友!我好想你!」

酒吞撥開擋住自己視線的茨木的手,「走開,不要妨礙我選酒。」

「啊……是摯友的味道。」完全沒把酒吞的話聽進去,茨木將臉埋在酒吞肩窩用力嗅著。

酒吞選定一瓶威士忌後走回客廳,茨木依舊不鬆手,還是維持著從後方環抱住酒吞肩膀的動作亦步亦趨的跟隨。

「所以小鹿男後來怎麼樣了?會再出現嗎?」

「啊?」茨木瞄了一眼電視,劇情正巧演到姑獲鳥在苦勸妖刀回頭不要再迷戀青行燈,「會啊,會演他出國整型恢復本來的面目然後對青行燈展開報復。」

「喔,所以後來青行燈會跟妖刀姬在一起?」

「……摯友,我們都將近兩個月的時間沒見了,你都不關心我在劇組裡過得怎麼樣?反而一直要我劇透,我在摯友心目中的地位還比不上一部連續劇嗎?」

「別吵,正演到精彩的部分。」酒吞拍了拍茨木腦袋,端起酒坐下,茨木不滿的爬上沙發跨坐在酒吞腿上,看著酒吞淡紫色的眼睛映著他的臉,薄唇彎彎翹著一抹淺笑,「怎麼辦啊?摯友,我好像越來越迷戀你了……」

「呵,本大爺准了。」酒吞按住茨木的後腦輕吮茨木的唇,受到酒吞鼓勵的茨木攻勢越來越猛烈,幾乎不讓酒吞有換氣的時間。

好不容易結束這個吻,酒吞抬起手背擦擦嘴巴,另一手也沒閒著,直接伸到茨木褲襠揉揉那半勃的部位。

「這裡也積了不少吧。」酒吞濕熱的吐息噴灑在茨木敏感的耳廓,低啞的嗓音勾得茨木心尖酥酥麻麻的,「今晚,就讓你做到盡興為止。」

评论
热度 ( 16 )

© 歲時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