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時紀

雜食系不AU會死星人
專業傻白甜#巴掌
不定期瘋癲發作

茨酒-晚安,做個有我的好夢

#舊文備份,標題廢,不要在意(艸)

#校園paro,慎入












 

 

 


 

初夏的午後豔陽燦爛,氣溫卻反常的偏低,原本該是灼人的陽光卻感覺分外清爽,茨木拎著書包在午休時間才來學校報到,幾個星期前被渡邊綱打斷的右手還吊著三角巾,蒼白的臉上沒有太多表情,他黑金的眼眸往酒吞的座位上掃了一眼,沒有看見本該趴睡在那裡有著一頭囂張紅髮的人。

無視其他同學對他指指點點的背景雜音,他將書包往座位上一扔,隨即轉身出了教室,同時還不忘掏出手機來撥打那個被他設定在快速鍵第一位的號碼,卻毫不意外聽見一道冰冷的女聲通知他電話將轉入語音信箱。

茨木猜想酒吞可能在忙,又或者是躲在哪個舒服的角落睡著了才會沒有聽見電話響,單手打字傳LINE這種小事早已經難不倒茨木,他快速的編輯了一封訊息傳給酒吞。

『摯友,你在哪?』

訊息顯示已讀但沒有回應,茨木無奈的抓抓臉,猜了幾個酒吞可能會待的地方一個個找了過去,最後總算在體育館後方一個比較偏僻的角落聽見了酒吞的聲音,他連忙快步上前,只見酒吞被三個高年級生團團圍在中間,臉上的笑容卻越見張狂,他也注意到茨木想加入戰局幫忙的意圖,銳利的長眸裡有警告的神色,隨即往後退抬起手臂格開對方的直拳,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踏步往前,兩記重拳打在對方的要害,矮身避掉第二人的攻擊之後,長腿立刻踢了過去。

茨木在一旁觀戰看得興奮無比,幾次想為酒吞加油,又怕自己貿然出聲會干擾到酒吞的注意力,只好捏著拳頭看著酒吞三兩下就把那群人揍得落荒而逃。

「摯友!你果然是最棒的!」

「不是叫你在家多休息,你又跑來幹嘛?」

茨木走上前去想替酒吞擦掉臉上的汗水,卻被毫不留情的擋下,酒吞瞪了茨木一眼,拉起自己的衣服下擺隨意在臉上抹了抹,茨木一邊瞄著酒吞結實的腹肌暗自吞口水,一邊微笑答話。

「如果我不在的話,一定會有些不長眼的傢伙隨便來挑戰摯友,我不希望他們接近摯友,我會好好替摯友把關的!要挑戰摯友之前得先通過我這關!」

「哈!只有一隻手能動的傢伙能做什麼?」酒吞看了茨木吊在胸前的三角巾一眼,看出茨木一臉想反駁的模樣,又伸腿踢了踢他,「去買水來,我渴了。」

向來樂於遵守酒吞指令的茨木立刻奔向福利社的方位,酒吞選了一個照不到陽光的角落坐下,才撩起衣服想檢查看看剛才不小心被打到的部位傷勢如何?茨木已經抱著兩瓶水微喘著站在自己面前。

「摯友,你受傷了?」茨木擔心的蹲下身伸手想去摸酒吞腰側一塊發紅的皮膚,又被酒吞用力打了一下手阻止,只能滿臉委屈的看著他。

「你在說什麼鬼話,那幾個雜碎怎麼可能傷得到本大爺?」毫不客氣地從茨木手中搶過水來大口灌下,酒吞就算閉著眼睛也能隱隱察覺到茨木的視線一直在自己臉上打轉,仍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他火大的張開眼睛,「你想說什麼就直說,不要拖拖拉拉的。」

「摯友,你是不是嫌棄我了?因為我受傷沒辦法繼續跟你並肩戰鬥,所以你不需要我了嗎?拜託不要趕我走,讓我繼續留在摯友身邊吧,我的手很快就能好了,醫生說、唔……」

茨木滔滔不絕的話最終被酒吞的嘴唇給堵住了,酒吞皺著眉就著按住茨木後腦緊貼他的唇的姿勢停了三秒,確認茨木已經陷入當機狀態後鬆手往後一退。

「吵死了,你哪來那麼多廢話好說?」酒吞嫌棄的掏掏耳朵,抬眸就看見茨木還維持著相同的姿勢望著他,黑金的眼眸裡閃著細碎的星光,白皙的臉龐也隱隱泛起了一絲紅潤的顏色。

「摯友……」

「如果嫌棄你,我就不會讓你找得到我的,本大爺身邊容不下沒有用的廢物。」看著茨木又臉上血色盡失耷拉著耳朵的模樣,酒吞又命令道:「茨木,坐下。」

「是……」

還是那樣有氣無力的回應,雖然酒吞很了解就算放著茨木不管,幾分鐘之後他還是會振作起來繞著自己不停摯友摯友的叫個沒完,但也許是今天陽光太好、氣溫太舒服了,酒吞難得有了一點點想對茨木溫柔的念頭。

於是他要茨木坐好,毫不客氣的將腦袋枕上茨木的大腿,「本大爺要睡了,不准吵我。」

「好。」因為酒吞的親近很快的重展笑顏的茨木應聲。

「也不准摸我的頭,不准掀我衣服。」

「……」茨木訕訕的收回了剛伸出去的手,等了一會兒沒等到酒吞進一步的指示,他立刻低頭吻了酒吞,趁他還不及抗議之前輕咬了那柔軟的唇,酒吞皺眉對茨木比了中指,但也沒有更進一步的抗拒。

茨木心底的喜悅滿得藏不住,全都化成臉上大大的傻笑,他閉著眼睛感受清風拂過臉頰的感受,還有酒吞靠著自己的溫度與體重。

「晚安,摯友。」

评论 ( 2 )
热度 ( 19 )

© 歲時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