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時紀

雜食系不AU會死星人
專業傻白甜#巴掌
不定期瘋癲發作

茨酒-約架務必慎選對象

#校園paro
#前情提要(?):酒吞一直找荒川約架,荒川覺得很煩所以…… 


 







 

早自習時間,酒吞把長腿大咧咧的翹在課桌上,嘴裡叼著牛奶盒的吸管,耳朵裡塞著的耳機音量開得很大,鄰桌的青行燈都能隱約聽見歌聲。

突然間茨木又風風火火的衝進教室狂奔到酒吞面前,「摯友!你看我拿到什麼好東西!」

酒吞略掀了掀眼皮卻沒看他,茨木成天這樣一拿到什麼自認為有趣的東西就想堆到自己面前獻寶的事,酒吞已經很習慣了,再回想起上一回茨木送他親手製作的焦苦巧克力,酒吞更是連答話都懶。

「摯友你看嘛,噹啷——」茨木舉起還能自由活動的左手,輕巧一揮,指尖捏著的一長串彩色保險套就像彩帶一般在酒吞面前飛舞。

酒吞瞪著眼睛還沒反應過來,旁邊的青行燈已經忍不住笑出聲,茨木還在滔滔不絕的說著話。

「荒川給我這個,說是讓我好好陪摯友,不要整天只想找他打架,他沒空。」

酒吞笑了,眼底卻是怒火灼燒的模樣,茨木看著酒吞這樣妖異俊美的臉龐反而更加心動,他忍不住湊了過去,想抱住酒吞的肩膀,磨蹭他因怒氣而染著薄紅的臉頰。

酒吞立刻推開他站起身,「荒川現在在哪裡?看來我跟他今天是非戰不可了。」

「荒川帶游泳隊去外地比賽了,這幾天都不會來學校,摯友你消消氣吧。」茨木討好的將酒吞喝到一半的牛奶盒塞回他手裡,然後往他前面一坐,滿臉燦爛笑容的望著酒吞。

「我說茨木。」

「摯友,我在!」

「你已經長這麼大了,不可能不知道保險套是做什麼用的吧?」

「我當然知道!就是我的XX要進入摯友OO時要戴上的東西啊!」

旁邊一直在看戲的青行燈已經毫無班花形象可言笑得開始捶桌了,酒吞不耐煩的踢了她的桌腳,又大力拍了茨木腦袋一下,「給我閉嘴!」

「咦?為什麼?我這麼喜歡摯友,想跟摯友更進一步也是應該的、啊!摯友你上哪去!等等我啊!」

评论 ( 2 )
热度 ( 22 )

© 歲時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