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時紀

雜食系不AU會死星人
專業傻白甜#巴掌
不定期瘋癲發作

荒目+茨酒-某次打荒川塔七層的寮日常

#荒目+茨酒
#打不過荒川塔七層啦哈哈哈哈哈(崩潰
#清姬不是蛇是神龍吧,馬的
#多少有點寮內私設,慎入









「唉,又失敗了。」晴明哀嘆一聲看著對面的荒川放出大魚砸倒場上最後一位我方式神,「算了,今天先收隊回寮吧。」

接連打輸這麼多場,隊上的氣氛有些低迷,一目連就坐在河岸邊愣愣的盯著水面不知道在想些什麼,沒被派上場的荒川連忙從觀戰席走下來,正準備察看一目連的狀況,卻被酒吞在半途攔住。

「臭水獺,你快去叫對面那個你乖乖躺平挨打,不然本大爺遲早掀了他的老巢!」

「別用手指指我,老酒鬼,那個又不是我。」荒川不悅地揮開酒吞指著他的手指。

「你當本大爺眼睛是瞎的啊?那傢伙明明長著跟你一樣的臉。」

「你沒瞎,你只是眼睛業障重。」

「你說什麼!」酒吞往前一步就要伸手去揪荒川領子,被一旁慌張勸阻的座敷童子和櫻花妖擋了下來。

櫻花妖端著溫柔表情對著滿身擦傷的酒吞微笑,「鬼王大人,讓妾身為您治療一下傷口吧。」

「不用,這點小傷舔一舔就好了。」繼續用威嚇眼神盯著荒川的酒吞皺眉抽回被櫻花妖抓在懷裡的手臂,而原本站在水邊看著那水渦捲動的茨木聞言立刻跑了回來。

「摯友!我來幫你舔!」

「不用!」

「那你幫我舔!」

「滾開!」

一群人吵吵鬧鬧的總算啟程回寮,荒川不耐煩的輕哼一聲,然後在一目連身邊坐下。

「受傷了嗎?」

一目連搖搖頭,一雙金色的眸子卻不如往昔般閃爍著溫和美麗的光芒,「荒川,我真的很對不起你,也對不起大家。」

「怎麼了?突然說這些?」

「都是因為我的實力不夠強,才會沒辦法好好保護大家,晴明大人也沒辦法帶隊順利拿到你的新衣服,我真的覺得很抱歉。」一目連面向荒川換了個跪坐的姿勢就要朝他彎腰致歉,但很快被荒川攔住。

「你聽我說,我根本不在意那些。」

「可是你的衣服……」

「沒拿到也沒關係,還是你不喜歡我現在穿的這兩套衣服的造型?」

「不會啊,我覺得都很好看。」

「這樣不就好了嗎?」荒川微笑,伸手輕撫一目連帶著不甘表情的臉龐。

「那些身外之物都沒有你重要,我只要你好好的、日子開開心心過,這樣就夠了。」荒川伸手將一目連攬進懷中抱著,大掌輕輕拍撫一目連的背,「我們回去吧?」

评论 ( 15 )
热度 ( 27 )

© 歲時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