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時紀

雜食系不AU會死星人
專業傻白甜#巴掌
不定期瘋癲發作

荒目荒-山嵐與游魚

#荒目荒,不一定寫到不過確實是互攻w注意防雷
#校園paro








 
眼前所見俱是水。

大量的水鋪天蓋地而來,像是一面黑色的大毛毯般,很快的將一目連整個人裹了進去,水裡夾雜著細細的泥沙與碎石不停擦過一目連裸露在外的肌膚,他嘗試擺動手腳脫離,卻被洶湧的水流緊緊捆綁,越是掙扎,那水流的糾纏力道就越是厲害。

漸漸的,一目連開始感覺呼吸困難,那水仍然不放過他,宛如一雙灰敗冰涼的手緊緊掐住他的脖子。

遠方似乎傳來了一道高聲泣訴的女聲,正恨恨的指控他,但那聲音忽遠忽近,聽來又像是他的幻覺。

一目連皺眉用力睜開眼睛,極目所及是熟悉的擺設,他伸手往身側探了探,摸到乾爽的床單,床頭櫃上養著的一小缸鬥魚搖擺著華麗的藍綠色尾鰭,在牠獨自存活的小天地裡孤伶伶的繞著圈。

一目連摸了摸右眼,感覺眼底深處又開始隱隱抽痛起來,而鬧鐘顯示的時間已經不夠他再耽誤下去,他連忙起身簡單梳洗後準備出門。

今天是轉學的第一天,穿著舊學校制服站在公車站牌前的一目連沉默等待,公車很快發出輕微的煞車聲停靠,他與一群應是上班族的人一起上了車。

車上的人並沒有想像中多,一目連隨意選了個靠車窗的角落站穩後,公車啟動緩緩往前開,他看著不熟悉的街景在窗外快速飛逝,心裡想的還是早上那個他已經做過無數次的相同夢境。

三站後,一名有著深褐色長髮的少女與個子相當高的少年吵吵鬧鬧的上了車,然後被身後的人群推擠到一目連身邊。

「川哥,我都說過我要減肥不吃午餐了,你還硬是做便當給我做什麼?我是絕對不會吃的!」少女一雙迷人的圓眼睛哀怨的眨著,滿臉抗拒看著少年塞到她手裡的便當袋。

「妳少囉嗦,叫妳吃就吃,小孩子學人家減什麼肥!」被稱做川哥的少年一頭銀白短髮直直豎立,臉部線條成熟剛硬,海藍色的眼睛帶著殺氣一瞪,還想抗議的少女立刻乖乖閉上嘴。

此時公車突然緊急剎車,還想趁著荒川不注意偷偷把便當塞進他背包裡的椒圖因為沒有拉好拉環,整個人就這麼往一目連身上摔,一目連連忙伸手扶好她,免得她一路向後滾反而受傷。

而荒川反應也不慢,一看見椒圖身形晃動就立刻拉著她的手,因此椒圖這一摔其實不太重。

「謝、謝謝你!」感覺貼在自己背後扶著她的大手,椒圖連忙站直身體帶著歉意對著一目連鞠躬道歉,再抬起頭時卻為了眼前那雙蜜金色的眼睛以及秀麗臉龐感到驚艷。

「沒事吧?」一目連往旁邊側身空出一個能讓椒圖好好站穩的空間。

一旁的荒川對他點點頭,手臂還是虛虛的繞在椒圖肩上預防萬一。

椒圖這一摔之後安靜許多,只是時不時會往一目連的方向看個幾眼,荒川則開始和一目連搭話。

「你的制服應該是反方向某某高中的吧,翹課還是坐錯車?」

「轉學,今天要去你們學校報到,制服訂做了還沒拿到。」一目連微笑回應。

公車正巧到站,三人依序下車後一同走進校門口,原先與荒川並排走著的椒圖漸漸放慢腳步與他稍稍隔開距離,然後將手上的便當袋遞到一目連面前。

一目連滿臉疑惑但仍是帶著微笑看著她。

「謝謝你今天救了我,這是謝禮!川哥做的便當很好吃喔,請你一定要收下!」

「既然覺得好吃,妳自己為什麼不吃?」荒川不知什麼時候又走到椒圖身後,低沉的嗓音冷冰冰地帶著怒意。

「呀!川哥你嚇死我了!」

「快帶妳的便當回教室去,放學後我要檢查,沒吃完的話之後不幫妳準備了。」

「是……」椒圖提著便當垂頭喪氣的走了。

「教務處在左手邊那棟大樓三樓,出電梯門左轉,找不到再問人吧。」荒川看向身高約矮他半個頭左右的少年說道,隨即跟上椒圖的腳步往教學大樓走去。

「好,謝謝你。」


荒川進了教室後發現有群人圍在他靠窗的桌位向外探頭,青行燈更是不客氣的直接霸佔他的位子,趴在窗沿往樓下望。

「你們在做什麼?」荒川擠開明顯不是在看風景而是看酒吞的茨木,隨手將背包掛上椅背。

「看一個穿著外校制服的男生爬樹撿風箏。」青行燈纖白的手指往樓下某棵大樹指了指,順便挪出一點空間好讓荒川能夠看清楚窗外的景象。

荒川看著青行燈指的方位,方才在公車上偶遇的那個人此時正攀在不甚穩固的樹枝上,努力伸長手去撈卡在枝頭的風箏。

樹下圍觀的人越來越多,就連糾察隊都跑過來勸阻,而一目連只是笑著道歉,完全沒有要放棄的意思。

上課鐘響了,人群漸漸散去,樹上那人這才總算扯動風箏往下一拋,身穿小學部制服的小女孩連忙跑上前去撿起差點又被風吹走的風箏,而一目連輕鬆的自樹上一躍而下,朝追著自己拼命道謝的小女孩揮揮手後小跑步往行政大樓的方向去了。

「似乎是個很愛管閒事的人呢。」青行燈低聲說道,趕在已經走進教室的八百比丘尼開口讓她坐好前快速回到自己的位子上。

荒川不置可否的哼了一聲,拿出筆記本開始寫游泳隊的訓練計畫,至於那個沒讓他留下太多印象的轉學生,早已讓他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一目連確認了手錶,確實為了撿風箏耽誤了約定好的時間,他加快腳步趕往教務處,一路上不乏對他行注目禮的好奇師生,等他趕到辦公室找判官報到時,後者正在辦公桌後處理公事,他指了指角落用屏風簡單隔起來的沙發,一目連落座後,孟婆馬上為他端上冰紅茶,一目連連忙道謝,而判官已經收好公文坐到他對面。

「來的路上還順利嗎?」

「是。」

判官點頭推了推臉上滑落的黑框眼鏡,然後翻閱起一目連遞給他的文件。

「學期中才辦轉學手續,一般來說是不會有學校願意收的,但是考慮到你是特殊狀況,我和閻魔校長討論過後決定還是把你編進特優班,待會我會請班導帶你過去班上。」

「好的,謝謝主任。」

「在那之後還有繼續跑步訓練嗎?」

一目連遲疑了一下,最終還是搖搖頭。

「讓你學期中轉進特優班的唯一條件就是加入敝校的田徑隊,如果你同意的話今天就開始上課吧,你很有才華,不需要為了那個意外放棄自己的前途。」

一目連勉強扯起嘴角露出淺笑,「我明白了,我會加入的。」

「好,那我再通知田徑隊一聲,待會你到教職員室找晴明老師讓他帶你去教室。」

一目連道謝後離開教務處,走廊上靜悄悄的沒有半點人聲,他轉頭看向廊外被高聳大樹遮蔽的灰沉沉天空,空氣裡瀰漫著雨前潮濕的氣味,他皺眉站在原地看了一會陽光如利劍偶爾刺穿厚重雲層,又被迅速遮蔽的景象。

一目連非常討厭雨天,尤其是這樣的烏雲結實厚重的滂沱大雨。他掏出手機確認LINE的訊息,早已退出的幾個群組聊天記錄消失無蹤,曾經的聯絡人也都封鎖了他,沒有任何未讀訊息的頁面蒼白的刺眼,一目連點開一個熟悉的名字,看著那一長串從幾個月前就沒有顯示過已讀的聊天視窗。

『你今天好嗎?』

數月以來每天從未間斷的問候不曾得到過任何回音,一目連無奈,卻也沒放棄與他聯絡的動作,他很快的編輯了一封新的訊息傳送過去,密實的雲朵終於再也承載不了濃厚的水氣,雨水像撒豆子般重重砸落,一目連閉起疼痛的右眼,就這麼停留在原地聽了一陣子雨聲。



「抱歉啊,還讓你幫忙我拿東西。」晴明抱著一大疊講義艱難的走著,一旁的一目連微笑搖頭。

「沒關係,我很樂意幫忙。」

真是個好孩子啊!晴明如此在心中感嘆,再對比一下自己班上那群不僅使喚不動還經常翹課的孩子,晴明苦笑。

到教室後,一目連打開教室門讓晴明先進去,自己才抱著一堆教具隨後跟上,晴明交代班長將講義發下去,然後拍拍手吸引大家的注意力,台下的眾人還是懶洋洋的不太想理會晴明的樣子,只是終於肯將視線轉到他和一目連身上。

「各位,這是今天轉學到我們班上的一目連。」

「大家好,我是一目連,請多指教。」

稀稀落落的掌聲響起,有幾個人似乎認出他的臉而互相使著眼色,荒川倒是完全沒有抬頭,只顧著用LINE教訓又在抱怨不想上課的椒圖,直到晴明將一目連安排在荒川鄰座,聽見有人喊他名字的荒川終於抬起頭。

「你好,早上謝謝你了。」一目連淺笑對著荒川道謝後坐下,荒川盯著他的側臉,這才想起他是那個在車上遇到的轉學生。

不愛拓展交際圈、會來往的人只有同班同學和游泳隊夥伴的荒川只是冷淡的點頭,一目連倒是不介意他的冷臉繼續搭話。

「課本能借我看嗎?我之前的學校用的是不同版本。」

「下課放我桌上。」荒川乾脆的將課本交給一目連,「老師,我要去保健室。」

說完不等晴明回應就提起書包直接離開,正在寫板書的晴明見怪不怪的應好,一目連錯愕的看著荒川的背影,再環視教室一圈,幾乎沒有哪個人是在認真聽講,坐在他隔壁有著一頭青藍色長髮的女孩更是直接了當的將手機架在鉛筆盒上頭,戴著耳機不知道在看什麼影片,注意到一目連的視線,女孩只是翹起形狀完美的唇,對他眨眨眼睛。

上了一天課後,一目連總算摸透了這個班級的風格,只要出席時數夠而且不影響成績,任教老師基本上不會去強硬要求他們乖乖待在教室裡。

於是一早才剛目送荒川離開的一目連,接著又看到青行燈拉著妖刀姬走出教室,到了午休過後,就連茨木和酒吞也消失無蹤了,偌大的教室空蕩蕩,只剩幾個學生還坐在裡頭聽講,一目連苦笑看著因為打瞌睡被叫上台的大天狗輕鬆解完黑板上一道很難的微積分題,暗暗決定自己必須得更努力才行。

放學後,一目連問了田徑隊社辦的方位,背著背包走在廣大的校園內,經過操場時一目連眼尖地發現正在體育館內帶暖身操的是荒川,他朝荒川揮揮手,荒川明顯有和他對到視線卻沒有回應他,一目連只得訕訕的放下手臂繼續往前。

只是這環境越走越荒僻,一直走到靠近舊校舍時一目連才終於看一排矮小建築物上頭掛著田徑隊的門牌,他猶豫了一會才終於下定決心打開門。

門板發出澀澀的吱呀聲後敞開,在昏暗的室內光線照射下,四雙圓眼睛不約而同的朝他看過來,其中一位紅眼白色齊耳短髮的少女很快的從自己蹲踞的板凳上跳起來指著他大喊:「風神大人!」

「呃、嗨……?」

「我的老天鵝!一太郎哥哥,我看到的是活著的風神大人嗎?」

「沒錯!二太郎,不枉我們離開故鄉千里跋涉來到這間學校就讀,沒想到居然能在這裡看到風神大人,此生無憾了!」

「可是一太郎哥哥,我們不就是為了跑贏風神大人才特地從家鄉搬到城裡來的嗎?現在本人親臨現場,難道我們不用向他下戰帖比一場嗎?」

「哼,那是當然的啊,三太郎,只是我怕風神大人初來乍到不熟悉環境,萬一跑輸我們,會損了他風神的顏面啊。」

「說到底一太郎哥哥不就是怕輸給風神大人所以不敢跟他比賽嘛。」

「二太郎哥哥說的沒錯。」

「少囉嗦,打不贏就逃才是王道,你們兩個年紀還小不懂這個高深的道理啦!」

「什麼道不道理,都給我閉嘴了。」紅眼少女一人賞了一記爆栗,很快的便讓一開口就鬥嘴個沒完的三兄弟安靜下來,然後快速衝到還愣在門口猶豫著該不該進門的一目連面前,柔軟的小手緊緊牽起一目連的手。

「之前博雅老師通知我們說風神要加入田徑隊,我本來還不相信,沒想到竟然是真的!」

「對,我確實要加入,只是能不能別叫我風神?我已經喪失這個稱號很久了。」

「唉……是因為那個事故吧?」山兔眨眨水亮大眼,「但是在我心目中您永遠是我崇拜的風神大人,這點是不會變的!」

「謝謝。」一目連笑著伸手揉著山兔柔軟的髮頂。

「風神大人來這邊,給你介紹一下本校田徑隊的狀況!」山兔拉著一目連走回社辦內,一腳一個把聒噪的三兄弟全給踢開後,拍了拍自己剛才蹲著的那張板凳,然後恭敬的請一目連坐下。

「好的。」一目連看著三兄弟努力從雜物堆中拖出本該是用來記錄訓練課程用的白板安裝到牆上,臉上還是那樣優雅淡然的笑容,心裡卻已經開始對未來的田徑隊生涯感到憂心。




-tbc-

评论 ( 10 )
热度 ( 9 )

© 歲時紀 | Powered by LOFTER